改革开放40年·亲历者说
“我们要让中国汽车跑遍全世界”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邱然 闫书华]  发布时间:2018-12-07

   采访对象:李书福,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创始人及董事长,1986年创办吉利集团,1997年进入汽车行业,多年来大力发展民族汽车工业,在其领导下,集团经历32年蓬勃发展,已连续7年位列世界500强。目前,在全球拥有逾12万名员工,是一家立足中国、面向世界的科技创新型企业。

   采 访 组:邱 然 闫书华

   采访日期:2018年10月7日

中国汽车业盼来了自己的改革开放

  学习时报:李董事长,您好。吉利汽车已经走出了国门,今年您参加了“一带一路”建设工作5周年座谈会并发了言。请您谈谈当时的情景和感受。

  李书福:“一带一路”建设工作5周年座谈会是8月27日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习近平总书记出席会议,发表了重要讲话,为我们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指明了方向。听了总书记的讲话,我非常受鼓舞,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在座谈会上,我还作为民营企业的代表发言,结合吉利的实际,就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谈了建议。

  这些年来,吉利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议过程中有几点切身体会。第一点就是要合规经营。国际上十分重视企业合规建设,这是企业参与国际经济竞争的重要前提,也是树立中国企业形象的重要抓手。第二点就是要强调民心相通。企业“走出去”只是第一步,相互融合是十分重要的。要实现民心相通,文化的融合是首先要做到的必要条件。这就需要建设开放、包容、适应、尊重的“全球型企业文化”。第三点就是要坚持创新发展。秉承开放、包容、协同的国际化理念,通过与全球合作伙伴协同,通过大规模投入研发,占领技术制高点,不断提高技术主动权与可持续发展能力。

  学习时报:很多人希望了解您的成长创业经历,您当初是怎么跟汽车结缘的?

  李书福:我1963年出生在浙江台州,伴随改革开放成长。在我的青少年时代,正是改革开放的初期,身边许多人开始从事商业,我也跃跃欲试了。

  1982年,19岁的我向父亲要了几百元人民币买了一台手提照相机开启了我的创业生涯,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创业。之后我经历了开照相馆、废金属提炼、造冰箱、造装潢材料、造摩托车等先后5次创业。

  第六次创业,是在1999年,这一年,我已经35岁了。我决定要造汽车,这个决定除了我自己和少数几个人以外,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是个注定会失败的决定。在当时的中国,还没有民营企业造车的先例,民营企业很难取得造车资质。而且大家认为中国在世界的汽车工业领域没有优势,市场和技术早已经被西方国家垄断了,中国企业只能与外国汽车公司合资或者合作才有可能取得成功。

  但是我认为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中国的现代化建设一定会持续推进,中国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虽然那个时代,中国汽车市场每年才几十万辆,私家车市场才刚刚起步。如果中国每年汽车销量超过3000万辆,而又不是自己造的,那一定不是一个好消息。从几十万辆到几千万辆的年产销量,这个增长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商机。

  吉利在这个时候进入汽车行业虽然面临很大挑战、很多困难与问题,但商业空间很大,商业机遇期也很长,有足够的时间打基础、练内功,有足够的时间培养、培训人才,也有足够的时间、空间允许我们犯一次或几次错误,这是用钱买不来的机会效益。因此,我决定抓住这个关键时刻,抱着失败也是胜利的心态,坚定地踏上了造车之路。我在公司内部选了2个工程师,加上我自己,共3人组建了项目研究组,走上了研究汽车这条路。选择这条路,既是天时地利的召唤,也是自我理想的引领,但是,这也是一条荆棘丛生的不归路。在汽车行业内有一句话,你恨谁就叫谁去造汽车,当然我要造汽车,不是因为谁恨我,而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一直坚守着自己的选择。

  2001年11月,吉利终于成为中国首家获得轿车生产资格的民营企业。吉利过去30多年的发展历程和快速成长与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密不可分,我们迅速成长的故事正是中国改革开放历程的缩影。

  学习时报:今年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回首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汽车行业的发展,当时是个什么情况?

  李书福:改革开放40年,吉利造车20年。改革开放初期我们还没有造车,我查阅了一些历史资料,也从一些报道和当事人口中了解到了这段历史。

  1978年,当时国内轿车基本就只有红旗车、上海牌汽车;中国一年的汽车产销量才十几万辆,老百姓几乎没人拥有私人汽车。

  不过,就在同一年,中国汽车业开始了“请进来”“走出去”的对外交往。中国汽车业40年改革开放由此翻开了第一页。当时,解放、跃进、黄河等国内传统汽车品牌的车型进行升级换代,汽车企业产品的车型、质量、生产能力均有大幅提高。

  后来的10年,中国的经济体制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中国汽车工业有了一定的自主研发能力,确定了发展轿车的方向,并奠定了基本的生产格局。通过引进技术、合资经营,中国汽车工业产品水平有了较大提高。同时随着经济的增长,国民消费水平也相应提高,政府开始鼓励人们购买私家车,居民自用购车消费显著提升。

  1992年,中国汽车产量首次突破百万辆。加入WTO之后,改革开放进一步深入,中国企业进入国际化背景的竞争环境,中外合营模式也有了更深入的市场实践,中国汽车产业在技术水平和管理方式上都有了飞跃发展。

“走出去”战略明确了汽车行业全球化发展方向

  学习时报:如今吉利已成为著名中国汽车品牌,它的发展经历了什么样的过程?

  李书福:的确,如果要从阶段划分来看,我们经历了这样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敲敲打打冲破垄断。造车初期,当时合资企业占据中国汽车市场,轿车还是绝对的奢侈品,而我认为,汽车应该是每个人都能买得起、用得起的。在20世纪末期,在桑塔纳卖20多万元、夏利卖10多万元的时候,开始批量造车的吉利确立了“先描红再写字,先学走路再学跑步,先从低端做起,从零部件做起,再做高端”的技术路线,提出了“售价五万、油耗五升、能坐五人”的“三五”造车目标,陆续推出豪情、美日、优利欧等吉利汽车,一举冲破了三大轿车合资企业价格垄断和市场垄断,促使轿车从奢侈品变成老百姓都能买得起的消费品,但遇到很多技术问题。1998年,吉利推出首款量产汽车——豪情,这款几乎靠手工敲打出来的汽车遇到很多问题,我不得不用轧路机将这100辆车碾废。

  第二阶段,正规化、机械化、自动化造车的转型升级。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吉利也终于正式拿到“准生证”,获准生产轿车,开始规范化生产。此时,轿车开始进入中国民众家庭。

  2003—2004年,吉利相继推出几款靠低价占领市场的车型后,我意识到,这一战略是不可持续的,因为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和生活水平提高,消费者对高品质汽车的需求将越来越迫切。当时,我就决定利用新品自由舰研发的契机实施质量战略,决定投资十几亿对宁波基地进行大规模技术改造。自由舰是我们自主研发的第一款正向设计车型。我对研发人员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不刮1克腻子。看似简单的一条技术要求,实际是吉利汽车从敲敲打打造车向正规化、机械化、自动化造车的转型升级。

  第三阶段,战略转型阶段。2007年,从国外考察回来,国际市场又进一步打开了我的思路。我提出要对吉利进行战略转型,提出了年产销 200万辆的战略目标。同年5月,吉利正式开启了转型之旅,从之前“低价战略”向“技术先进、品质可靠、服务满意、全面领先”转型,在技术、品质、服务、员工生产条件、车内空气质量、零部件采购等方面,都提出新的要求。企业使命从“造老百姓买得起的好车”转向“造最安全、最环保、最节能的好车”,让吉利汽车走遍全世界;确立总体跟随,局部超越,重点突破,招贤纳士,合纵连横,后来居上发展战略。这一战略提出11年来,吉利成功进行了转型,彻底抛弃低价策略,打技术战、品质战、品牌战、服务战、企业道德战,坚决不打价格战。

  第四阶段,参与全球市场竞争。2007年,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把“引进来”和“走出去”更好结合起来,扩大开放领域,优化开放结构,提高开放质量,完善内外联动、互利共赢、安全高效的开放型经济体系,形成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参与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的新优势。

  看到这个政策的出台,我非常欣喜,“走出去”战略的提出让我更坚定了把吉利发展成为一个全球化企业的战略方向。我坚定认为,要实现汽车制造强国,就必须全球化。全球化一定是全球开发、全球采购、全球制造、全球营销。吉利必须要参与全球的汽车市场竞争,要成为国际化的、全球化的企业。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世界汽车工业正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化;中国面临百年难逢的发展机遇;中国汽车工业崛起的历史机遇就在眼前……在此背景下,2009年,吉利做出了在国际市场的新尝试,收购了澳大利亚DSI自动变速器公司。

  继此之后,2010年,在经过冗长的谈判过程后,吉利终于成功收购沃尔沃汽车,正式开启了吉利控股集团的全球化征程。2006年,福特经历了一些调整,我认为收购时机愈发成熟,便开始为这一想法四处奔走。大家都持反对意见,认为吉利造车才13年,有什么能力去整合一家有83年历史的国际化汽车公司?沃尔沃每年亏损十几亿美金,吉利当时的年营业额才100亿元,能经受这样的亏损和经营风险吗?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 京ICP备05047277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调查问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