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 北山 千萃山

2019-11-29
29 2019-11

15:17

分享
来源:《学习时报》作者:靳凤林

  南山、北山、千萃山是中央党校北校区的三座小山,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央党校园林建设过程中,挖湖堆土积累而成的校园景观。三座小山与校园内的掠燕湖以及依湖而建的各类亭台楼阁一起,构成了中央党校校园内独特的人文风景。同时,也与校园外的西山、颐和园、圆明园一起,遥相呼应,交互生辉,浑然天成,构成北京西郊著名景观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南山位于校园内西南一隅,其主体建筑是山脚下伫立的三层阁楼——“罔极楼”,“罔极”二字本意是无边无际,但在中国古代经学元典中有多重含义,如《诗经·小雅·蓼莪》中有“欲报之德,昊天罔极”,意思是说,“想要报答父母恩,恩大如天报不得”。但在“罔极楼”这里则有“无极而太极”的深层含义,这个“极”就是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中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基始”,即形而上的“天道”之意,人生天地间,应当以道受命,德配天地,亦即“亲亲、仁民、爱物”。故在“罔极楼”的二楼和三楼正上方悬挂着两块巨额牌匾“德建名立”和“高山仰止”,它体现出一种令人警醒的深意:“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修身立德乃为政之基。

  南山西部山脚下矗立着一尊三四米高的巨石,有如天降,上书“西来石”三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它旁边的牡丹园和芍药园当也是党校学员和教职工的心仪之所。每当春季来临,花开时节,牡丹花枝上一片片青翠欲滴的绿叶,托撑起一团团、一簇簇娇艳饱满的花冠,花瓣重重叠叠,赵粉色、姚黄色、魏紫色……或挺立、或醉卧、或低垂……彰显出牡丹花雍容华贵、国色天香的富贵形象,深沉内敛而不含蓄,热烈奔放而不招摇,使人陶醉,给观赏者无限遐想,正所谓“竞夸天下无双艳,独立人间第一香”。而紧邻旁边的芍药园则是另一番景象,芍药虽然没有牡丹的富贵荣耀,但它同样秀美飘逸,红宝石、白玉灼、黑紫金……令人目不暇接,它同样能将自己的每一个花朵开到极致,特别是它蓬勃向上、直面天空、从容淡定的姿态。通常情况下人们不易凭借花色区别牡丹和芍药,但这里的牡丹都是4月前后早早开尽,而芍药要到五六月才开始绽放。二者虽然都是芍药科植物,但牡丹是木本植物,芍药是草本植物,前者木质坚硬,高大直立,主干明显,属多年生植物;后者茎部柔软,根部外观多样,属一年生植物。

  从南山到北山之间有一条山脊小路,蜿蜒曲折,起伏不定,两边是高低不等和粗细不同的柏树,树龄都在四五十年以上,枝繁叶茂、苍翠挺拔、郁郁葱葱。春季来临时,在树荫下经常长满二月兰,这种花对生长环境要求极低,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只要稍微有点空间,它就蓬蓬勃勃地蹿出地面。与南山脚下象征富贵荣耀的牡丹和芍药相比,它似乎出身贫寒而“卑微”,但同样呈现出窈窕而娇媚的身姿,散发出沁人心脾的幽香。行走在这条静谧幽深的林中小路上,总能让人远离尘世的浮华、矫饰与躁动,回归内心的质朴、真诚与恬淡。

  小路的尽头就是中央党校的北山,北山之上有一主体建筑叫“敷山亭”,由于它掩映于一片树木和竹林之中,经常被人忽略或遗忘。然而,当你登临此亭时会发现,它依山而建,高大畅朗,给人以“亭依山而雄,山因亭而秀”的感觉,一泓溪流自石阶顶端而出,流经敷山亭下,穿亭而过,“敷”字本意是“点缀”,“敷山亭”顾名思义为点缀北山而建的亭子。其创意源自圆明园著名的四十景之一“坐石临流”。乾隆曾为圆明园的此景题诗云:“白石清泉带碧萝,曲流贴贴泛金荷。年年上巳寻欢处,便是当时晋永和。”

  北山之上令人感慨之物当属秋天盛开的野菊花,历史上的文人墨客描写菊魂菊意的诗句可谓汗牛充栋,但夸赞的对象多为园中或盆中盛开的菊花,而这北山上的小小野菊花,却常在万物凋零的深秋里盛开,一丛丛一片片,有半尺高,铺满小山坡,黄色的小花在天冷扎凉的萧瑟秋风里,不惧严寒、昂首挺胸。正像陈毅元帅的诗中所赞:“秋菊能傲霜,风霜重重恶。本性能耐寒,风霜其奈何。”这遍布北山的小小野菊花用它朴实无华的美丽和傲视严寒的品格,启迪行到此处的人们深思世间万物生命的价值与意义。

  从北山小路旁的树木缝隙中抬头仰望,会被一座陡然崛起的山峰挡住视线,这座山峰就是中央党校著名的千萃山,它是党校北校区的制高点,拾级而上,到达山顶,让人顿生豁然开朗之感。山顶之上矗立着一座造型别致的八角凉亭,又名“望远亭”,朱红亭柱上的一副楹联也颇有意境:“仰望西山层林染,眺想园中昆明湖”。站在亭中极目西眺,苍翠的西山重峦叠嶂、雄伟壮丽,又宛如海上的波涛,澎湃起伏。遇到雨雾天气,西山就像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朦朦胧胧,在缥缈的云烟中忽远忽近;傍晚时分,西山的峰岭之间,经常是彩霞满天,流光四溢。再向南望去,映入眼帘的是颐和园万寿山上的佛香阁及其周围的建筑群。若是晨曦初露时,火红的朝霞映照在佛香阁顶部的金色琉璃瓦上,金光闪闪,绚丽烂漫,大有“千岩发彩流朝霞,茂苑腾光荡碧宇”之势。再向东南方向望去,党校的全部景观尽收眼底,南山北山之葱茏,掠燕湖水之澄碧,可谓天光接引,万物凝辉,令人荡气抒怀。此外,“千萃山”之名亦有其特殊意蕴,之所以在“万”“百”之间取其“千”,是因为它介于颐和园万寿山和西山北麓百望山之间,聚拢两山之神韵,荟萃园景之精华。

  在千萃山脚下的掠燕湖畔,伫立着一座由艺术家吴为山设计的孔子向老子“问道”的雕像。孔子穿越南山和北山的密林,千里迢迢,远道而来,面向老子,拱手而立,敬而不失。老子则迎风而立,手捻胡须,微笑作答,二人衣袍在风中飘逸招展,栩栩如生。行人从这座雕像前经过,常常驻足沉思,老子回答孔子的那个“道”究竟是何物?于此,史书上众说纷纭,难归一是,但据南华真人所传,老子所答之道当是:“天地无人推而自行,日月无人燃而自明,星辰无人列而自序,禽兽无人造而自生,此乃自然为之也,何劳人为乎?人之所以生,所以无,所以荣,所以辱,皆有自然之理、自然之道也。顺自然之理而趋,遵自然之道而行,国则自治,人则自正。”校园中的人们行到此处,观得此像,思得此语,内心的触动与感怀自是博大而厚重的,正所谓:依道而行,知止不殆,此乃天地之大道矣!

(责编:毕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