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茗怡情留筠馆

2020-03-27
27 2020-03

15:46

分享
来源:《学习时报》作者:靳凤林 摄影:张晓光 金秋
 
  留筠馆位于中央党校北校区掠燕湖南部,是一座极具中国特色的典雅别致、美轮美奂的小型园林建筑群,彰显出一幅白墙黛瓦、茂林修竹的江南景象。留筠馆的“留”字暗喻苏州的留园,“筠”字本意为竹子的青皮,“留筠馆”无疑是指留下青竹的美色。留筠馆内由“涵碧山房”“明瑟楼”“绿荫轩”“海棠亭”等一组巧而得体、精而合宜的建筑群落构成,与掠燕湖中皇家气派的园林建筑风格相映成趣,恰似一朵江南奇葩绽放在中央党校的校园之中。
  留筠馆又名学员茶社。众所周知,我国的茶文化博大精深,茶吸天地灵气为精髓,酝人间万家为香茗,早已通过漫长的岁月时光,渗透到了中华民族的日常生活里,生活中各色各样的茶诗、茶舞、茶歌,时时让我们感受着生命的灵性与温度。闲暇时光,邀两三好友来此清宁之所,捧一杯清茗,清香溢满整个房间,再吟一首小诗,抒发生命的体验,使人在品茶论道中感受生活的美丽与喜乐。特别是当你坐在茶室里,欣赏着茶叶缓缓上浮,继而轻轻下沉,慢慢舒展开自己曼妙身姿的时候,它在使你赏心悦目的同时,也让你从其“浮浮沉沉”中感悟生命的价值与意义。此时,安静自在地望着滴翠入眼的汤色,清心平和地细斟浅酌一口,感受那浓郁沁香的口感,体悟那生命情愫的绵长,无疑是一件幸福而温暖的事情。
  留筠馆的“涵碧山房”现已改为“国学堂”,大门上方“水月双辉”四字集中体现了这一院落的风景特质,下面是一组由书法家沈鹏书写的东岳岱庙楹联,“木德承天,橐龠阴阳甄品汇,青祇司令,监视上下仰灵威。”学员赵腊平诠释为“巍然屹立的东岳泰山木德高洁,顺应自然规律,致力风清气正,阴阳平衡,社会和谐,并对各种行为进行中肯评价,使之彼此融合;令人敬畏的泰山之神威仪天下,统摄世界群灵,繁育万物众生,济生度死,昌盛子孙,且行监督巡视之职,让上上下下心怀感恩之情”。从楹联的蕴意不难看出,整个宇宙大地的生机与奥妙,不仅是和谐统一的,而且它对作为万物之灵的智者——人类也是敞开的。观过楹联,可沿着由院外到院内,再由院内到院外的顺序,来仔细审视一下留筠馆的自然美色。
  由南向北通往留筠馆的竹林当是最为人们留恋徜徉之地,苏轼曾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古代士人之所以偏爱翠竹,恐怕与人们赋予竹子“虚心留劲节,风雨不知寒”的高尚品质密不可分,故中央党校院内种植了多片竹林。但留筠馆前的竹林却有其独特之处,它们沿着校河的边沿铺展开来,因得地利之便,长得高耸挺拔,青翠茂盛。在竹林的中间有一条幽深静谧的林间小径,尤其是春夏季节,雨过天晴,阳光透过竹叶散散地照射下来,人们徐行漫步在这条小路上,正所谓“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此时,一阵微风吹来,竹林轻轻摇曳,沙沙竹语就像美妙的音乐盈盈飘来,立刻使人产生一种红尘荡尽、疲劳无踪的惬意之感。再深吸一口雨后清爽的空气,更是沁人心脾,久久留香。当你不经意间注视林荫下的土地,会发现一个个像尖锥一样的春笋,披着淡绿的嫩衣,吮吸着滋润的甘露,探出黄花花的小脑袋,向大地展示自己旺盛的生命力。
  穿过竹林,抬头一望,就到了留筠馆的院落之中,玉兰树和海棠树是这里的镇院之宝。在涵碧山房和明瑟楼这两座建筑的窗前,高高耸立着两棵白玉兰树。人们通常用玉兰花比喻刚毅坚韧,因为它的花蕾要顶着大风度过严冬,经过漫漫长冬的沉默之后,不待绿叶萌发,它就早早开放,可谓“寒凝大地发春华”。留筠馆内的这两棵玉兰树,因处背风向阳位置,历来都是中央党校院内最早开花的玉兰树。每当花开时节,站在树前,仔细端详,你会发现,千枝万蕊的玉兰花,有的花朵昂首向上,有的倒挂枝头,有的振翅欲飞,它们如万片削玉,散发着洁白的光泽,高洁清丽,晶莹夺目。每朵花瓣都释放着清新、淡雅的馨香,也使整个院落充满了温润与幽香,令人心旷神怡,正应了诗人所言“素面粉黛浓,玉盏擎碧空,何须琼浆液,醉倒赏花翁”。人们喜欢称玉兰为花中之君子,因为它傲立枝头,翘首蓝天,洁白如玉,清丽华贵,艳而不妖。玉兰花不仅优雅地开,而且沉静地落,它绽放时安谧静秀,宠辱不惊,落下时淡定从容,晏然自若。
  留筠馆的后院种植着几棵西府海棠,据说海棠有四品,即西府海棠、垂丝海棠、木瓜海棠和贴梗海棠。而西府海棠是蔷薇科苹果属的植物,是我国特有的一个品种,属海棠中的上品。它在所有海棠中树态俊逸,如同一位亭亭少女,迎风峤立,明媚动人,楚楚有致。每到春夏之交,其花既香且艳,花未开时,花蕾红艳,似胭脂点点,开后则渐变粉红,有如晓天明霞。西府海棠的花形较大,花瓣是心形,四至七朵成簇,朵朵向上,花朵中间映衬着晶莹的绿叶,显得清新婉约,正所谓“枝间新绿一重重,小蕾深藏数点红”。秋天来临时,海棠树上挂满了像小红灯笼似的累累硕果,三个、五个凑在一起,一堆堆、一簇簇,随风摇曳,时时勾起人们酸甜可口的味觉或垂涎欲滴的食欲。它与前院的玉兰遥相呼应,形成“玉棠富贵”的意境。
  观赏完后院的西府海棠,就到了留筠馆的北门,在走出北门的刹那间,回眸一望,便是门口的一副楹联,仔细品读令人心生钦佩赞许之情。此联曰“水清鱼读月,林静鸟谈天”,言中表达着“清静!清除杂念,静心放下”之意。哲学家曾经描述现代人:那种匆忙,那种令人不得喘息的分秒必争,那种不等成熟就要采摘一切果实的急躁,那种你追我赶的竞争,在人们脸上刻下了深深的印痕,就好像有一种药剂在体内作怪,使人不能平静地呼吸。这几句话的确道出了部分现代人的生活现状。是啊,在纷繁芜杂的世界中,人们要达至清静之境,何其难矣!然,虽不能至,吾心向往之。
 
 
(责编:尤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