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为时代定格

2019-04-12
12 2019-04

09:24

分享
来源:《学习时报》作者:范玉刚

  学问并不就是纯粹书斋里的事,做学问就是做人,做一个以学术为志业的社会人,心系家国,“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只有一个人格健全,有着社会良知和正义感的人才能真正从事学术,并在问学之路上走得坚毅、坦荡,既为个人的安身立命,更为时代发声。

  通常,做学问有两种情形:一是平原跑马的广博,尽可能广泛涉猎;一是钻之弥坚打井的深挖,在思想深刻处落笔。至于我个人,更期望后者,但在知识内爆、学科细化的当下,“挖一口井”实属不易,尤其在党校做学问需要在几个点上同时发力。它既需要知识的广博,更要有咬住问题不放的韧劲,需要在扎实努力的“驾轻就熟”中增强“融通”意识,才有可能形成学术研究的某种独特视角,进而别开生面打开一片天地。如在2018年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课题的申报中,我将自己平时用力较深的几个学术支撑点,如文艺学研究、美学研究和文化研究融会贯通起来,把新时代文艺何为与文论话语体系建构的价值指向,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一种深刻性上关联起来,凸显新时代文艺的社会教化功能、文艺理论的中华美学精神传承及其人民大众的审美趣味提升,使文艺发展真正担负起“举旗帜、聚民心、展形象”的使命,从而把课题研究的重心落在文艺满足新时代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和着重提高整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思路上,获得学界的认可,顺利中标重大课题。

  什么样的学术可以为时代定格?只有胸怀国家、心系民族、契合国家需求,而又守住个人灵府的学问,才能为时代定格。学问是一种无待,即非对待性的心灵的自由舒展,它须以敬畏为经,以勤奋为纬,方能织就出锦绣文章,然而在这无待向度的价值形而上学的追问中,却能结出在现实中有意义得多的有待之果,这是学问带给人的快乐,也是一种社会性收获,但学术的追求和内在的逻辑使其往往不会执着于有待向度的创获,或孜孜于现实利益的攫取,而全然忘了更高价值的无待之境界,忘记了做学问须要直扑真理。倘若这些年在问学之路上有所采撷、有点滴所获,实乃心中始终悬着这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时时警醒自己而不敢懈怠,在战战兢兢中向着心仪的学术境界前行。

  学术研究要做到心中有大义。学问作为治学之道乃是为着自己心灵的安顿,使心灵有所眷注,作为一种相契于人生的创造,更是对一份高质量的生命的成全;同时,在价值究元的意味上,个体的学术研究在融汇于时代中也是对民族命运的一份承诺,这在当下民族复兴的拐点时刻尤为明显。学人当于学术投之以生命,倘若以学问涵养生命,以这生命铸造民族之魂,则中华精神已然矗立于神州大地,中华民族傲然比肩于世界民族之林,中华民族之伟大复兴指日可待。清代学者袁枚曾讲过,“学问之道,当识其大者”,所谓“大”是把做学问与社会责任、时代担当关联起来,所谓家国情怀,与自己的人生理想和事业追求关联起来,所谓安身立命。孟子曰,“先立乎其大者,则其小者弗能夺也,此为大人而已矣”。正是“大”的职志,激励着吾辈学人向着时代的等高线攀缓,而彰显为精神的饱满、意志的弥坚。

  学术研究需要守住“生命的重心”,以生命投入的学术才有根。在现代社会分工条件下,当然不必人人都从事学术,而一旦选择学术作为志业,就要以全副身心投诸学术,以学术守住生命的重心,这重心以生命托付,当然外力不可摇夺。因此,做学问是一种价值守护,它需要个人自觉担当。黄克剑先生在谈到治学经验时讲道:“治学的底蕴原在于境界。有人凭借聪明,有人诉诸智慧,我相信我投之于文字的是生命。”“知识若没有智慧烛照其中,即使再多,也只是外在的牵累;智慧若没有生命隐帅其间,那或可动人的智慧之光却也不过是飘忽不定的鬼火萤照。”

  学术研究要“留住心中的诗意”,真正的学者一定心中有诗。“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做学问就是在摒除外在牵累中留住心中那一抹诗意,展现人之心性的诗意之美,以学术的创造充盈自己的精神,这诗意就是人孜孜以求的文化理想和审美理念,是对“人心皆有诗”的一份心灵皈依,也是对一个有独立精神的人的自我成全!以生命涵养学术方能在喧嚣中留住那点真趣、真情、真意,方能在守正创新中有一种真见识,一种“渡船满板霜如雪,印我青鞋第一痕”的学术自信,以此方能成就学者的人格。如此说来,学问之事绝非纯粹的理智推演,而是有着对至善的境界的价值祈向,有着对生命的全力以赴,有着时代的担当,如此学术方能为时代定格。

  学术研究成就的是一种品格,人有人格、校有校格。在党校从事学术研究除一般性的“问道”外,还要服务于党的干部教育事业和理论创新,由此形成党校学术研究的特色,显现为坚持党校姓党的原则,这要求我们在学术研究上要有一种宏观视野、战略意识和世界眼光,需要坚定文化自信,需要有开放的胸怀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其理论创新要着重于党和国家的需求,使我们愈加感觉在党校做学问要有一种大气魄——问向古今之变,问向天人之际,问向文明互鉴,问向人民冷暖的现实民生。可见党校做学术研究的所谓特殊是包含普遍性的特色的彰显,是对真理精神的某种独特表达,它同样是对“道”的追问,在党校做学术研究不能是自外于学术圈的“旁观者”。“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首发,已把党校定格于思想解放者的版图,这份荣光足以激励党校学人为中华民族“强起来”作出新的贡献。党校之强是一种精神的博大、包容,学为精英、行为平民,葆有一颗高贵的灵魂,海纳百川、方显本色,在这里可以包容一棵树、一只松鼠、一只天鹅,同样可以包容一本书、一个人,这里是思想成长的天地,是精神搏击的长空,是理性论辩的自由之境,这里高擎的是全党和中华民族的灯火,它是我们心中不畏暴雪挺且直的青松、是铭记党的初心镌刻理想和正义的心碑、是一首不老的歌。学问永远在途中,愿我们在做学术研究的路上都能“留住心中的诗意”,盎然地绽放心中的诗意。

(网络编辑:金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