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高级
党校邮箱 来稿信箱:tgwww@ccps.gov.cn
 
首页 中央党校概况 校务委员会 组织机构 党校新闻 教学工作 科研工作
干部教育动态 对外交流 学科建设 研究生教育 队伍建设 学员工作 行政管理
信息化建设 党群工作 地方党校 党校论坛 通知公告 党校报刊 热点专题
专家学者 媒体看党校 重要文献 中央党校校史展 网络电视台 党校校园风光展
首页>>中央党校校务委员会>>中央党校副校长:王东京>>重要讲话
字号:
金融何以“脱实向虚”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东京]  发布时间:2017-08-21
 

  学界近来对银行多有批评,认为银行对实体经济支持不力。此批评一针见血,我也有同感,不过冷静地想,这种“脱实向虚”现象并非国内银行独有,西方国家早就出现了。上世纪90年代日本的房地产泡沫;2008年美国发生次贷危机,说到底都是金融“脱实向虚”惹的祸。

  我写这篇文章,重点不是分析金融“脱实向虚”有何后果,后果读者可想而知。本文要讨论的,是目前国内银行为何不支持实体经济?或者说约束银行作此选择的条件为何?经验说,普遍出现的问题要从规律上找原因。既然金融“脱实向虚”已是工业化国家的普遍难题,那么可以肯定,背后就一定有规律性的原因。

  这规律性原因是什么呢?让我先从资本的本质说起。何为资本?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曾将资本划分为“产业资本、商业资本、货币资本”等三种形态。马克思说,资本虽有不同形态,但它们的本质却相同,都是不断增值的价值。换个通俗的说法,马克思认为追求利润是所有资本的天性。金融资本是资本,这一点当然也不例外。

  是的,金融资本也是资本,是资本就要追求利润。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就不难理解金融为何“脱实向虚”了。比如我们将国民经济分为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两部门,若信贷资金源源不断投向虚拟经济而不投向实体经济,合理的推断是:投向虚拟经济部门的收益必高于投向实体经济。读者想想,若非如此银行怎会厚此薄彼呢?

  用不着复杂的论证。作换位思考,假若你是银行行长,可以决定信贷资金的投向。现在有甲、乙两家企业需从银行贷款:甲企业财源滚滚、投资收益高;乙企业惨淡经营、投资收益低。而且相对而言,乙企业比甲企业更希望得到贷款,那么请问你怎么做?不用回答。从信贷资金安全与银行自身收益考虑,你也会优先贷款给甲企业。

  有数据说,目前国内实体经济平均利润率在6%左右;而虚拟经济的利润率则至少在20%以上,有的企业甚至更高。关键就在这里,投资利润率如此悬殊,而资本要追求利润,金融自然会“脱实向虚”。不过往深处想这里仍有个问题。经济学说过:在竞争约束下,不同部门的利润率会趋向平均化。可为何虚拟经济的利润会长期高于实体经济?

  这正是我要解释的第二个问题。学经济的读者知道,马克思当年在分析利润平均化时指出有两个前提:一是竞争,即部门内竞争引起部门间的竞争;二是资本在部门间自由流动。这是说,只要允许竞争与资本自由流动,利润必出现平均化,最终让等量资本得到等量利润。反过来推:若利润不能平均化,则必是竞争不充分或者资本不能自由流动。

  马克思的分析是对的。以金融部门为例,国内对银行与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设立,政府一直实行牌照管制。对牌照管制是否合理我不评论,但勿需讳言,此举限制了资本向金融部门流动是事实。时下金融部门的利润率高于产业部门利润率,无疑与这种准入限制有关;今天社会资本要千方百计涉足金融,原因也在于此。

  读者也许会问:虚拟经济并非所有行业都限制准入,为何那些没有限制行业的利润率也高过实体经济呢?我的观点,是金融杠杆推动的结果。比如房地产。习总书记多次讲: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可这些年人们却对炒房乐此不疲,何故?说来其实简单,因为投资炒房的收益高于投资实体产业的收益。20年前,北京房价每平不过5000元,而现在每平却涨至10万元。

  国内房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房产既是消费品,同时也是投资品。房产作为投资品的价格怎么定?理论上,马克思为我们提供过方法。在分析土地价格时,马克思指出:土地价格=土地年租金/银行利率。比如某一块土地,年租金10万元,而同期银行利率为5%,则该土地的价格就是200万元。这是说,你有200万元,存入银行可得10万元利息;而购入土地也可得到10万元的租金。

  用房产替换土地,道理也一样。即房产价格等于年租金除以银行利率。可我们观察到的事实是,人们用200万投资炒房,收益却往往比银行存款利息高得多。何以如此?前面我说是由金融杠杆推动。举例解释吧:假若存在信贷杠杆,你购房只需首付20%房款,余下80%可从银行借,这样你用200万便能购买1000万的房产,杠杆率为五倍。假定该房产一年升值到1100万,按利率5%支付银行利息40万后,你可净赚60万。

  看明白了么?借助于信贷杠杆,房产升值10%,你用200万便可赚60万,投资利润率为30%。如此大的诱惑,别的投资者怎会无动于衷?更为麻烦的是,炒房具有“羊群效应”,只要有人追涨,大家就会一起追涨,这样势必会推高人们对未来房价的预期,而房价预期上涨,现在的房价就真的会涨。

  当然,信贷杠杆只是资产炒作的必要条件。在经济学看来,一项资产能否被炒作还另有两个条件:一是相对稀缺;二是资产证券化。供应充足的资产炒不起来,而资产未证券化也无法炒。不是吗?前些年投资者所以炒纸黄金,一方面是黄金相对稀缺;另一方面,是纸黄金已将黄金证券化。再有,城里的房产有人炒,可农民的房产为何没人炒?答案是农民的房产至今未证券化。

  最后让我归纳本文要点。总的结论是:金融“脱实向虚”,是投资虚拟经济的收益高于投资实体经济的收益所致。而虚拟经济收益高于实体经济,原因有三:一是资本不能自由流动;二是金融杠杆推波助澜;三是资产证券化。理解了以上三点,怎样治理“脱实向虚”就不言自明了吧!

(网络编辑:陈飘飘)

 
·王东京:金融其实很简单 2017-06-16
·金融要向民间资本开放 2015-08-10
·金融创新推动中国经济持续发展 2015-08-10
·金融创新要有大国金融意识 2015-08-10
·关键在于金融怎么走 2015-08-06
·金融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亟待改革 2015-07-20
·研究金融问题需有战略观 2015-05-21
中直机关 中央国家机关 干部教育机构 新闻网站 中央党校分校 党校报刊 友情链接
统战部 中联部 中央外宣办 中央编办 中央综治委 中直机关工委 中央文明办 人民日报社 求是杂志社 中央文献研究室
中央党史研究室 中央编译局 中央档案馆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  京ICP备05047277号  管理维护:中共中央党校信息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调查问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