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高级
党校邮箱 来稿信箱:tgwww@ccps.gov.cn
 
首页 中央党校概况 校务委员会 组织机构 党校新闻 教学工作 科研工作
干部教育动态 对外交流 学科建设 研究生教育 队伍建设 学员工作 行政管理
信息化建设 党群工作 地方党校 党校论坛 通知公告 党校报刊 热点专题
专家学者 媒体看党校 重要文献 中央党校校史展 网络电视台 党校校园风光展
首页>>中央党校校务委员会>>中央党校副校长:王东京>>重要讲话
字号:
“三变”改革的学理解释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东京]  发布时间:2017-08-25 12:47:20
 

  两年前我第一次听学员讲“三变”,当时就有预感:“三变”将再次拉开中国农村改革的帷幕;而六盘水作为“三变”的发源地,将成为国家层面解决“三农问题”的样板。果然不出我所料,2017年年初,“三变”写进了中央一号文件,六盘水的经验也得到了中央领导的肯定。

  什么是“三变”?具体讲,是“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要是没在农村生活过,读者恐难明白“三变”对农民意味着什么?我不懂神机妙算,有此预感是因为从小长在农村,当过农民。最近看到一份材料,汪洋副总理批示:“三变”有值得从更深层次考虑其价值的意义。是的,对“三变”的研究目前还只是破题,的确值得深入研讨。

  三个星期前,我专程赴六盘水调研,从钟山到水城、再到盘州,发现农民谈起“三变”个个头头是道、如数家珍。在米箩乡与农民座谈时我问:“三变”到底有什么好?一位李姓农民说:“以前家里穷,连媳妇都娶不上,搞‘三变’后家里富了,现在不仅娶了媳妇,还买了汽车。”类似的故事所到之处皆能听到,这大概就是“三变”的魅力吧!

  人们拥护改革,一定是改革能给他们带来实惠。但应该追问的是,“三变”为何能让农民收入奇迹般增长?近两年报刊推介“三变”经验的文章很多,我也读过一些。可遗憾的是,从学理层面进行讨论的却不多。从学理层面看,“三变”改革的核心要义究竟何在?这些日子天天想,我想到的答案:是增加农民的资产性收入。

  我的思考是这样:古往今来,农民一直是低收入群体。农民何以收入低?是农民不勤劳么?非也;原因是农民没有资产。过去地主比农民富?绝不是地主比农民勤劳,而是他们拥有土地,可取得资产性收入。众所周知,经济学讲分配,是按生产要素的贡献分配;而要素所有者参与分配的比例,则取决于不同要素的稀缺度。这是说,谁掌握的生产要素稀缺,所占的分配比例就越大。

  问题就在这里。土地与劳动力相比,由于土地供给不能增加,而人口却不断增长。比较而言,土地会显得相对稀缺。这样,地主的资产性(土地)收入当然会高于佃农的劳动收入。由此推之,其一般性的推论是:一个人若拥有资产,不论资产为何,只要该资产的供应比劳动力稀缺,则资产性收入皆会高于劳动收入。

  对此推论,马克思早就作过论证。《资本论》三大卷最后得出的结论,资本积累将导致两极分化:一极是资本家的财富积累;一极是无产者的贫困积累。无产者要摆脱贫困,唯有剥夺“剥夺者”。土地革命时期我们党提出“打土豪,分田地”,依据的就是马克思的理论,目的是要让农民拥有资产。留心观察,改革开放后先富起来的群体,有谁不是靠资产性收入致富的?

  回头再说“三变”。前面我说,“三变”的核心要义是增加农民资产性收入。而要增加农民资产性收入,前提就得让农民有资产。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就不难理解政府为何要推动“资源变资产”了。是的,政府的用意很明显,将资源变资产不仅可盘活农村资源;更重要的是,只有将资产确权给农民,资产才能变股金,农民才能变股东。

  然而这只是农民增收的前提。让农民有资产,并不等于有资产性收入,有资产与有资产性收入是两回事。举个例子,你投资1000万元办厂,一年下来若利润为零,那么你的资产性收入就是零。同样道理,即便农民有资产,但如果资产不增值,同样也不会有资产性收入。故我的第二个推论是:要让农民有资产性收入,还得让农民的资产增值。

  所谓资产增值,通俗地讲,就是让资产涨价。资产怎样才能涨价呢?经济学家费雪说:资产价格是人们对该资产预期收入的贴现。用公式表示:资产价格=资产预期年收入/银行年利率。根据此公式,费雪曾作过这样的分析,他说:由于利率相对稳定,资产价格实际决定于资产的预期收入。于是,资产增值就转换成了提升收入预期。

  影响资产收入预期的因素多,不过我认为重要的因素就两个:一是资产的稀缺度;二是资产的当期利润。物以稀为贵。供应稀缺的资产,收入预期当然看涨;而资产当期利润,也会影响人们对未来收入的判断。六盘水的经验可以佐证:政府以“平台公司”为支点,用PPP模式投资农村基础设施,无非是要提升农民资产的稀缺度;而推动规模经营,则是为了提高农民资产的当期收益。

  实际效果如何呢?那天在百车河乡考察,水城县王县长介绍说,当地农民的房子之前并不值钱,去年通了公路,农民在自己家开旅馆,现在每平米涨到了3000元。米箩乡的农民也告诉我,过去一家一户种猕猴桃,8分钱一斤卖不掉。现在土地入股实行“标准化”生产,每斤涨到30元却供不应求。

  行文至此,读者应该清楚了“三变”的要义。不过这里还有个问题要讨论。在我看来,六盘水的“三变”目前还是资产租赁与股份合作并存。比如从分配看,企业前三年要为入股农民保底分红,三年后再按比例分红。保底分红实际是资产租赁,按比例分红才是入股。经济学“MM定理”说,以负债筹资还是以股份筹资皆不影响企业的市值。可企业为何采用这种“先租后股”的筹资方式呢?

  我的解释,是为了节省交易成本。事实上,上面的“MM定理”有个重要假设,即交易成本为零。读者知道,果树栽种不同于其他产业,很特殊,通常要等三年才会挂果。若按比例分红,意味着农民入股三年内不能有收益。倘如此,想让农民入股谈何容易?企业为减少与农民谈判的交易成本,所以就有了现在这样的筹资安排。

  (网络编辑:郭佳舒)

 
  关闭窗口
 发言请遵守相关规定  版权声明:转载必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中委班.jpg
W020160701550308909784副本.jpg
1.jpg
4.jpg
1.jpg
1 2 3 4 5
精彩推荐
热点专题
《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特别专题
中央党校中青年教师党性修养培训班专题
“2017全国两会”特别专题
雕塑《旗帜》专题
《领袖家风》专题
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新思想新观点新举措”解读专题
《“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访谈录》专题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
中共中央党校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特别专题
《习近平复兴中国》连载
中直机关 中央国家机关 干部教育机构 新闻网站 中央党校分校 友情链接
统战部 中联部 中央外宣办 中央编办 中央综治委 中直机关工委 中央文明办 人民日报社 求是杂志社 中央文献研究室
中央党史研究室 中央编译局 中央档案馆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  京ICP备05047277号  管理维护:中共中央党校信息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调查问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