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高级
党校邮箱 来稿信箱:tgwww@ccps.gov.cn
 
首页 中央党校概况 校务委员会 组织机构 党校新闻 教学工作 科研工作
干部教育动态 对外交流 学科建设 研究生教育 队伍建设 学员工作 行政管理
信息化建设 党群工作 地方党校 党校论坛 通知公告 党校报刊 热点专题
专家学者 媒体看党校 重要文献 中央党校校史展 网络电视台 党校校园风光展
首页>>中央党校校务委员会>>中央党校副校长:王东京>>重要讲话
字号:
风险、不确定性与创新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东京]  发布时间:2017-09-15
 

  90多年前,美国经济学家奈特出版了《风险、不确定性与利润》,顾名知义,奈特在那本书里研究的是风险、不确定性与利润的关系。而我这里搬字过纸,用“创新”替换“利润”写文章,是想借助奈特的分析框架,讨论怎样应对创新失败而可能出现的损失。

  我第一次读《风险》一书,是在20多年前。说实话,当时给我的感觉,奈特的书很不好懂。并不是理论本身有多么艰深,而是他关于风险、利润等概念的定义与我之前知道的完全不同。后来又重读多遍,才渐渐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下面是他的几个重要观点,容我作简要陈述:

  关于企业与企业家。根据人们对风险的态度,奈特将人分为三类:风险偏好型、风险中型、风险厌恶型。他说,大量的事实表明,厌恶风险的人通常会将钱存入银行;风险中型的人可能会用少量的钱买股票;而只有那些偏好风险的人才会投资创业、成为企业家。于是他得出的结论是,企业(家)是应“风险”而生。

  关于风险与不确定性。在奈特看来,风险源自不确定性。同时他将不确定性分为两类:一类是可以量度的不确定性;一类是不可以量度的不确定性。前者是指风险发生的概率可根据经验数据估算,如汽车交通事故的概率是万分之三,飞机失事的概率是三百万分之一。奈特说,可量度的不确定性是风险而非真正的不确定性,只有不可量度的不确定性才是“不确定性”。并指出,利润不是来自风险,而是来自不确定性。

  关于不确定性的处理方法。奈特的观点,如果不确定性可以量度,则可通过“合并”(购买商业保险)规避风险;相反,若不确定性不可量度,那么除了“合并”还需通过“分散”的方法处理。为何要采用“分散”方法?奈特解释说:与其让一个人损失1万元,不如让100人每人损失100元。而另一形象的解释是:“两个人每人失去一只眼睛,要好过让一个人同时失去两只眼睛。”

  对奈特的上述观点,学界一直有争议。比如他说企业(家)是因“风险”而生,科斯就不同意。科斯认为,企业是计划与市场的边界,企业内部是计划,外部是市场,是因为信息不对称导致市场交易费用过高人们才组建企业。想深一层,科斯的解释与奈特其实并不矛盾。信息不对称意味着什么?当然是风险,要降低风险就会产生交易费用。可见两人只是说法不同,道理却相通。

  再一点争议:可量度的风险与“不确定性”是否不同?有学者认为,无论风险可否量度,都属于“不确定性”。我理解,奈特说可量度的风险不同于“不确定性”,是指这种风险不会给当事人造成意外的损失。是的,如果风险可以量度,表明事故发生的概率可以预知。既然可以预知,当事人就会购买保险规避损失。在这个意义上,“可量度的风险”与“不确定性”的确不是一回事。

  除了以上两点,我认为还有一点需要补充。奈特说处理风险有“合并”与“分散”两种方式:“合并”是指由专业化机构(如保险公司)进行风险对冲;而“分散”是指风险分摊到更多的人承担。问题是,在何种情况下选择“合并”或在何种情况下选择“分散”,奈特却没有明确说。我要补充的是:但凡可量度的风险皆可“合并”处理,而不可量度的不确定性,则应“分散”处理。

  于是这就带出了本文要讨论的话题,应该怎样应对创新失败可能出现的损失?是“合并”处理还是“分散”处理?我们知道,任何一项创新都有可能失败,有可能失败就会有损失。可是现在有一个奇怪的现象,虽然今天保险业十分发达,生老病死、天灾人祸都有保险公司提供保险,但却不见有哪家保险机构为“创新”保险,此为何故?

  对此现象,也许读者会有自己的解释。而我的解释是:保险公司所以能提供某类保险,那是因为该类保险的出险概率可以量度。反过来说:迄今没有保险公司愿意为“创新”保险,则一定是创新失败的概率在量度上有困难。不要误会,我这里说的“有困难”不是指失败概率不能计算,根据历史数据,以往失败的概率完全可以算得出。我的意思是,如此算出的概率创新者未必会接受。

  举例说吧。假若计算出某地区以往创新项目失败的概率为90%,保险公司于是按90%的概率收取保费。你认为创新者会购买保险吗?我认为不会。道理简单:创新是“不确定性”事件,历史的失败概率并不等于未来的失败概率,此其一;其二,创新者的成功预期通常高于失败预期。经验说,他们对失败的预期概率一般不超过50%,否则不会投资创新。倘如此,创新者怎会花高保费投保呢?可从保险公司看,若按50%的概率收保费,现实概率一旦超过50%,它将必破产无疑。

  据此分析,由于创新具有不确定性,决定了它可能出现的损失不能通过“合并”规避。既然不能“合并”,那么就只能“分散”。问题是怎样“分散”呢?我想到的是“有限责任公司”。事实上,公司的作用不单是集中资本,更重要的是分担“盈亏”。巴特勒说,公司是近代最伟大的发明。此话不错。工业革命以来全球共有160多种重大创新,其中80%都是由公司完成的。

  再往深处想,公司对创新重要,但有了公司,还得有融资平台。在这方面,美国的“纳斯达克”是成功的范例。美国创新领先全球,“纳斯达克”功不可没。于是我想,政府要推动创新,也要搭建融资平台。国内创新板已开板两年,生正逢时,前景可观。愿创新板一路走好。

  (网络编辑:郭佳舒)

 
中直机关 中央国家机关 干部教育机构 新闻网站 中央党校分校 党校报刊 友情链接
统战部 中联部 中央外宣办 中央编办 中央综治委 中直机关工委 中央文明办 人民日报社 求是杂志社 中央文献研究室
中央党史研究室 中央编译局 中央档案馆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  京ICP备05047277号  管理维护:中共中央党校信息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调查问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