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的“文明冲突论” 愚蠢的强权霸道心态

2019-05-16
16 2019-05

09:37

分享
来源:《光明日报》作者:光明日报评论员

  孟夏的北京,正进行着一场亚洲不同文明交流互鉴的盛会。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太平洋彼岸的美国刮起一股中美“文明冲突论”的妖风。

  这股妖风源自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基伦·斯金纳4月底在智库“新美国组织”活动上的发言。围绕美中竞争与冷战时期美苏对抗的差异,斯金纳声称:“这是一场与一种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的意识形态的斗争,这是美国以前从未经历过的。”“同样引人关注的是,这是我们第一次有了一个非白种人的大国竞争对手。”斯金纳危言耸听道,中国的崛起构成了一代人的挑战,需要一代人的反应。中美竞争代表着一种巨大的“文明的冲突”。

  如此荒唐的论调,美国很多人首先就不会认同。为了生造美中“文明冲突”,斯金纳刻意忽略美苏冷战的意识形态特征,肯尼迪、里根等一众与他们眼中的“邪恶帝国”较过劲的前总统在地下也会躺不踏实;罔顾二战时的日本也是“非白种人”大国的事实,罗斯福、艾森豪威尔等经历过二战的前总统们也会愤怒得落泪九泉。

  在现实舆论中,史文、欧汉龙、包道格等一众美国知名学者都迅即对这一谬论作出批评。他们指出,用“文明冲突”的框架定义美中关系,会让美方相关政策显示出“惊人的傲慢和敌意”;虽然中国在一些领域是美国的竞争对手,但中国也是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必须合作的国家;美国应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和中国开展合作,相关人士应为美中关系发展提供建设性建议。

  如此荒唐的论调,出自身为非洲裔的斯金纳之口,更是让人觉得荒诞不经。须知当年白人殖民主义者正是打着所谓“文明”的旗号,对非洲黑人大肆进行种种非人的奴役。历史的血泪与伤痛犹在眼前。

  这荒诞不经的背后,是美国政府一些人对中美关系极其错误的认知。身为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斯金纳的谬论很难讲仅仅是她个人观点的表达,人们有理由认为,也许她领导下的这个为国务卿蓬佩奥服务的部门,正在为对华“文明冲突”做“思想储备”。

  如此荒唐论调出自美国国务院的政策规划师之口,人们自然会联想到其上司、国务卿蓬佩奥的一系列惊人之语。近几个月来,蓬佩奥走到哪里都不忘造谣诋毁中国。4月份出访拉美,蓬佩奥一路攻击抹黑“一带一路”;数天前访问英国,蓬佩奥造谣华为产品存在安全威胁;在北极理事会部长级会议上,蓬佩奥妄称中国无权参加北极地区的事务,污蔑“中国试图把北极变成南海”。难怪英国媒体说,蓬佩奥跑到世界各地解决问题,但恰恰他本人就是个问题。斯金纳和蓬佩奥两人的言论,逻辑同样荒诞,影响十分有害。

  斯金纳捡拾的不过是塞缪尔·亨廷顿的“文明冲突”理论。这一理论在20世纪90年代曾引发巨大争议,它提出文化与宗教认同将成为主要的冲突来源,未来战争将不在国与国之间爆发,而是在不同的文明之间爆发。“文明冲突论”无视人类在文明交流中发展进步的历史规律,而是以主要文明对国家进行分类,忽略国家身份的多样性和偶然性。即使在美国,“文明冲突论”也经不起“政治正确”的推敲。因此,哪怕是在“9·11”事件之后,美国政府也没有用这一套理论来指导其全球外交。

  言为心声。蓬佩奥手下的美国国务院高官基于种族主义和文明优越感,无视世界文明交流互鉴的历史潮流,以“文明冲突”定性中美博弈,不惜步臭名昭著的“麦卡锡主义”后尘。这番谬论反映出美国政府一些人心头盘旋的“被赶超焦虑症”,实际上是他们为打压臆想中的美国“全球主敌”而寻找借口,不惜进行一次理论冒险。

  美国政府一些人的“被赶超焦虑症”,是国际金融危机以后才日益凸显的。这些年来,美国虽仍是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其相对实力却无疑在下降。眼下,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接近美国的三分之二,并已经成为全球最大贸易国,对世界发展的贡献和影响力日益突出。一些美国人越来越担心中国将超过美国,从而使其失去世界霸主地位。

  鬼由心生。有什么样的视角,就会看到什么样的世界。正是在霸权思维与视角下,美国舆论场才会总有“中国威胁论”的不散阴魂,甚至时而听到“新冷战”的喧嚣,如今又有中美“文明冲突”谬论的出笼。也正是在霸权思维与视角下,美国在对华贸易战中才把贸易霸凌的招数发挥到极致,或极限施压,在磋商进程中挥起关税大棒;或倒打一耙,谎称中方立场“倒退”;或罔顾中方关切,想玩“霸王硬上弓”……美方左一套、右一套的折腾,奈何中国却不吃这一套,要打要谈两由之。

  满江风浪夜如何?依旧青山绿水多。中国的底气来自对国家实力、人民意志的自信,来自对人类文明和世界发展潮流的体察和坚守。坚定自信的中国并未因为与美国的经贸摩擦而失去发展动能,却因为始终站在道义制高点,倡导文明互鉴合作共赢,赢得了更多的支持与尊重。

  甚至是在美国,民众对中国的好感度也越来越高,达到了30年来的最高点。盖洛普今年2月的民调显示,美国民众对中国的好感度达到53%,高于去年的50%、前年的44%。这恐怕要让鼓吹中美“文明冲突”的那些人失望了。

  把“文明冲突论”当药使,不仅治不好美国一些人的“被赶超焦虑症”,反而会带来难以预料的副作用。知名学者、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最近就指出,当下的美国外交有损美国的公信力,也削弱了美国的软实力。与此同时,美国不少盟友也在担忧,美国正在背离它在自己主导创建的全球经济体系中所承担的责任,令全球经济和世界发展陷入严重的不确定性。

  心病还须心药医。“被赶超焦虑症”的症结在于唯我独尊的傲慢心态、你输我赢的零和博弈思维和“美国优先”、实力至上的强权霸道逻辑。这需要摒弃傲慢和偏见,加深对自身文明和其他文明差异性的认知,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认为自己的人种和文明高人一等,执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认识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灾难性的!”习近平主席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可谓高屋建瓴、一语中的。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当今世界文明互鉴合作共赢的潮流,决不会因“文明冲突论”的恶意搅动而逆转。要医治自己的焦虑症,美国须从认识和顺应世界潮流做起。

(网络编辑:金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