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工作
马理部召开“《德意志意识形态》与当代中国”学术研讨会
文章来源:中央党校网 [作者:刘莹珠]  发布时间:2015-10-19
  10月14日,马克思主义理论教研部举办2015年第四次大有读书会,围绕《德意志意识形态》与当代中国问题,进行了研讨与交流。国外马克思主义教研室陈冬生教授与其硕士研究生王枫桥进行了阅读对谈,国外马克思主义教研室刘莹珠副教授进行了评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教研室王海滨博士、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教研室王巍博士、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教研室王虎学副教授、思想政治教研室李俊伟教授、博士研究生王培洲相继发言。马理部常务副主任刘海涛教授致辞。会议由马理部副主任陈江生教授主持。马理部副主任牛先锋、全体教职工,学校其他部门的部分职工、研究生以及部分在校学员参加了研讨会。

  陈冬生教授与王枫桥同学在对谈中指出,《德意志意识形态》为我们呈现了唯物史观的宏观结构以及以宏观建构和微观动力为基础的马克思主义整体性。马克思主义的宏观建构是:以“现实的人”为理论中心,以“人自由和全面发展”为理论半径所构成的理论球体。其中包含着微观动力机制——“需要的再生产”。微观视域内,“需要的再生产”贯通了宏观建构的理论中心和理论主题;宏观建构中,“需要的再生产”是“现实的人”实现“自由和全面发展”的源动力。唯物史观的宏观结构和微观基础折射到现实中表现为政治上层建筑、文化意识形态以及以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为核心的经济基础,以及与之相对应的政治利益、精神利益和物质利益。当代中国改革政策经历了三个阶段,由“渐进改革”到“四个全面”战略发展,中间经历了物质利益偏好、政治利益偏好和精神利益偏好三个阶段。现今重点突出制度建设的原因在于,我国的改革进程正是与唯物史观宏观结构与微观基础一脉相承、与时俱进的。 

  评论中,刘莹珠副教授认为,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通过对“现实的人”的探讨,一方面清算了德国唯心主义哲学偏好抽象个体观和观念支配现实的学术传统,在理论与现实之间建立起相互勾连的桥梁;另一方面也从人的发展的角度对世界历史做了诠释,从而确立了以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为目的的应然社会范式。 

  李俊伟教授认为,《德意志意识形态》对于政党的意识形态建设具有重要启示意义:马克思在《形态》中批判了当时的德国哲学,要求观念、道德、哲学从天国回到尘世,从意识产生的交往关系中寻找精神生产的物质力量。执政党意识形态应当借鉴历史与逻辑的统一,把概念范畴的逻辑推理置于现实物质生活中。王虎学副教授指出,分工本身是一个具体的历史范畴,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并没有从一般意义上来谈分工,而是基于资本主义这一特定历史形式来考察分工,进而明确断言:“分工是私有制的同义语”。表面上看,分工是私有制之“因”,私有制乃分工之“果”,事实上,分工与私有制之间实质上是一种“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分工是对活动本身即活动过程的动态表达,而私有制不过是对活动的产品,结果的静态表达而已。 

  王巍博士认为,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德意志意识形态》无疑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著作,在这部著作中,马克思和恩格斯阐述了他们所创立的历史唯物主义,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唯物主义历史观、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和方法论。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由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组成的,而历史唯物主义的创立就是以这部著作为标志的。王海滨博士从文本的角度考察了《德意志意识形态》的阿多拉茨基版、梁赞诺夫版、广松涉版、巴加图利亚版与我们经常使用的选集2012年版之间的异同。并指出,“利益”是马克思跃出思辨唯心主义坚冰的跳板,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恩格斯主要在否定性的意义上使用意识形态这个概念,揭示了它掩盖或遮蔽利益的虚假性。王培洲同学认为,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既注意到了“世界市场”的作用,又注意到了青年黑格尔哲学企图将地方性观念展开为一种普遍主义和世界主义。 

  本次研讨会的议题也受到了部外一些学者和学员的关注,发言结束后,原经济学部老师陈文通教授等与会嘉宾与发言人进行了精彩互动。 

  最后,马理部副主任陈江生教授对会议进行总结。他指出:第一,研讨会的新形式值得关注,会议首次设置了对谈与评论的环节,就一部学术专著,系统性地设计出相应主题,展开深入和有针对性的讨论;第二,研讨会围绕《德意志意识形态》展开,直接呼应了马理部所承担的主体班原著导读课程,因而也是一次很好的备课会;第三,研讨会的创新是马理部整体创新工作的一部分。随着“马克思主义理论骨干人才培养计划”中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专业博士生的入学和中央党校马院的即将建立,作为未来马院的前身的马理部在教科研各方面的创新探索也在不断深入推进。 

  (网络编辑:陈晓曈)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 京ICP备05047277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调查问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