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se 设为首页 house 加入收藏 投稿信箱:tgwww@ccps.gov.cn 理论搜索:
首页 · 理论头条 · 理论频道-图片新闻 · 中特理论 · 热点关注 · 党建 · 经济改革 · 政治发展 · 文化创新 · 社会民生 · 生态文明 · 历史 · 国际
专家在线 · 校友论坛 · 廉政建设 · 理论研讨会 · 实践课题 · 法律法规 · 中国梦 · 探索争鸣 · 三农问题 · 政策解读 · 理论面对面 · 读书
首页>>思想理论>>经济改革
字号:
政府怎样补短板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东京]  发布时间:2017-06-09

  时下国内经济“过剩”与“短缺”并存,政府提出不仅要“去库存”,同时也要“补短板”。关于去库存我曾在本专栏写过文章,这篇文章将重点讨论怎样补短板。围绕两个问题展开:一是目前国内经济“短板”何在?二是由谁来主导补短板?这两个问题相互有关联,为分析方便让我分开说。

  国内经济“短板”在哪?对此学界见仁见智,至今尚无一致的看法,甚至对同一产业,也往往有两种相反的判断。说来其实也不奇怪,长短本来就是相对的,若不作对比,也就无所谓长短。设想一下,今天长线产业与短线产业并存,要是通过去产能让“长线”不再那样长,那么原来的“短线”是否也就不会再那么短?

  还有一个原因,是看问题的角度。角度不同,判断也会不同。比如某产业从国内看供给短缺,但从全球看却可能是过剩;或者近期看供给不足,但长远看,比如过一两年则可能会过剩。有现成的例子,2009年国内钢铁曾供应短缺,可到2012年钢铁却出现严重库存。近两年去库存、去产能,钢铁产业可说是首当其冲。

  是的,就产业结构而言,有长线就必有短线。问题是两者该怎样平衡呢?20世纪80年代初学界曾发生过一场争论。争论的焦点,是经济应按长线平衡还是按短线平衡?有人依据美国学者彼得提出的“木桶原理”,说木桶的盛水量由短板决定,于是主张按短线平衡。而有人不赞成,认为既然木桶盛水量由短板决定,那么就应该补短板,按长线平衡。当时我在大学读研究生,分不清到底谁对谁错。

  现在可以说我的看法。在我看来,以上两种主张都是错的。顾名思义,所谓长线产业,表明该产业供给已经过剩,此时若不“去产能”而按长线平衡,其结果必然会令库存雪上加霜;相反,若按短边平衡,那么就得去产能。但若此时不补短板,仅单边去产能又恐难避免矫枉过正,造成资源浪费。而且短线产业一旦发展起来,今天的长线还很可能会成为日后的短板。

  再往深处想,不论“按长线平衡”还是“按短线平衡”,其实都是计划经济的思维,潜台词是资源配置由政府主导,认为政府可通过“计划”实行经济平衡。但凡经历过计划经济的人,大概不会赞成这看法。理由简单:市场需求变化莫测,而政府却无先知先觉,不可能准确预知未来市场的变化。既然政府不知道未来市场的变化,怎可能通过“计划”让经济达到平衡呢?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我想原因即在于此。

  当然,我这样讲不是说补短板政府就不能主导。我的观点是,在一般竞争性领域,补短板要让市场主导;而在市场失灵领域,则由政府主导。为何竞争性领域补短板要交给市场?因为只有市场才知道“短板”在哪里(如某类产品价格上涨说明供应短缺);而且市场价格还能自动调节供求。中央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让市场起决定作用,说到底就是要利用市场机制去产能、补短板。

  竞争性领域补短板交给了市场,那么哪些短板需要政府补呢?原则上讲,凡是市场不能补的短板都得由政府补。历史与现实皆已证明,市场并非万能,有缺陷,至少在三个领域通常会失灵:一是公共品或公共服务领域;二是经济存在外部性的领域;三是收入分配领域。这是说,以上三个领域若存在短板,政府就责无旁贷,要承担起补短板的职责。

  具体来说,在公共品或公共服务领域,我想到的短板首先是基础理论研究。经验告诉我们,每一次新技术革命的到来,都是以基础理论研究取得重大突破为支撑的。可基础理论的研究成果属公共品;相对于技术研发,也是我们的短板所在,所以需要政府加大投入。另外,诸如基础设施、义务教育、公共医疗服务等准公共品,有些市场不供给,有些市场供给不足,也是需要政府补的短板。

  在经济存在外部性的领域,在我看来当前最突出的短板是生态环境。经济学说,造成环境污染的原因,是私人成本与社会成本的分离,即企业排污却不承担损害环境的社会成本。的确是这样,由于没有成本约束,企业才敢肆无忌惮地损害环境。然而今非昔比,如果说新中国成立初30年困扰我们的是“温饱”,那时候人们还不太重视环境;那么今天显然不同了,生态环境已成为现代社会的“稀缺品”或“发展短板”。

  困难在于,要补环境短板,就得将社会成本内化为企业成本,然而市场却对此无能为力。怎么办?20世纪初经济学家庇古曾提出过一个方案,他建议由政府出面向排污企业课税,然后再补偿给污染受害者。可科斯不同意庇古的建议,他认为污染可通过排放权的市场交易来解决。于是有学者说,科斯提出的办法不需要政府,是“纯市场方案”。我可不赞成这看法。请问:如果没有政府出面界定产权(排放权),科斯方案何以落地?

  另外,市场还有一种失灵,那就是扩大收入差距。我们知道,市场通行的分配规则是“按要素分配”,而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分析过,他得出结论说按要素分配必导致两极分化。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同志曾经讲: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先富带后富,实现共同富裕。现在看,“按要素分配”确实能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收入差距也随之扩大了。今天贫困人口已成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短板是明证;而且中央实施“扶贫攻坚”战略,其实就是在补短板。

(网络编辑:刘伟)

 
  关闭窗口
 发言请遵守相关规定  版权声明:转载必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6月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阿斯塔纳会见俄罗斯总统普京。 新华社记者兰红光 摄.jpg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阿斯塔纳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举行会谈。
李克强(图片).jpg
张德江(图片).jpg
俞正声(图片).jpg
精彩推荐 箭头
·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继续完善区域性股权市场
·推动经济全球化进入新阶段
·在合理“用网”中推进经济全球化
·深入准确理解全面深化改革
·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知行误区”
banner
热点关注 箭头
·“年龄最小、去的地方最苦、插队时间
·“陕北七年,他真是不容易也真是不简
·“七年知青经历是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
·“为群众做实事是习近平始终不渝的信
·人民代表习近平
·“近平把自己看作黄土地的一部分”(
·“近平把自己看作黄土地的一部分”(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  京ICP备05047277号  管理维护:中共中央党校信息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大有数字资源有限责任公司  CMS提供:北京 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