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高级
党校邮箱 来稿信箱:tgwww@ccps.gov.cn
 
首页 中央党校概况 校务委员会 组织机构 党校新闻 教学工作 科研工作
干部教育动态 对外交流 学科建设 研究生教育 队伍建设 学员工作 行政管理
信息化建设 党群工作 地方党校 党校论坛 通知公告 党校报刊 热点专题
专家学者 媒体看党校 重要文献 中央党校校史展 网络电视台 党校校园风光展
首页>>习近平在正定特别专栏
字号:
“为自己考虑多了,就会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越来越远”──习近平在正定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邱然 陈思 黄珊]  发布时间:2018-01-31
 

   采访对象:张五普,1941年生。1982年至1985年,先后任正定县西兆通公社党委书记,县委常委、纪检委书记,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2001年退休。

   采 访 组:本报记者 邱然 陈思 黄珊

   采访日期:2017年2月24日

   采访地点:正定县张五普家中

  采访组:张五普同志,您好!您和习近平同志第一次见面,已经是30多年前的事了,请您讲讲当时的情况。

  张五普:我第一次见到习近平同志,是1982年4月6日。那时候,我在西兆通公社当书记。头一天,县里通知我说:“北京调到咱正定来一个新的副书记叫习近平,明天要到你们公社去听你汇报,了解情况,明天上午就到了。”我说:“行,明天我到大门口等着。”

  上午8点多一点儿,习书记就到公社了。我当时在大门口等着,他从西边过来,高高的个子,骑辆旧自行车,穿着一身旧军装,穿着旧帆布鞋。我一看,没错,这就是习近平,跟县里同志给我描述的完全一样。

  我向他问好,说:“习书记,欢迎你来!”

  习书记微笑着跟我握手,说:“你好!”

  我说:“你怎么自己一个人来?你认识道儿(方言,路)啊?你自己来,恐怕是绕远了吧?”

  他说:“没绕远,这边人多,碰见人就打听道儿。”

  我说:“过那个大沙窝,你自行车可不好走。”

  他说:“那一段路,我是扛着自行车过来的。”

  我说:“习书记,你辛苦了。走吧,咱上公社里头去。”

  进了公社,我跟习书记谈工作,汇报生产情况。聊着聊着,一上午时间就过去了。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我领着他到公社门口一个小饭店去吃饭。这个小饭店,是我们公社唯一的一个饭店,是供销社办的,卖一些馒头、炒饼、烧饼,还有简单的小菜,没有肉。说是饭店,其实就是个小吃部。

  我领习书记往小饭店走的时候,他问我:“咱们上哪儿去?”

  我说:“吃饭去。”

  他说:“你们食堂在哪儿?”

  我说:“在后边。”

  他说:“出去吃饭,我可不去。”

  我说:“咱们这食堂,条件不行,你来了,我们一点儿准备也没有。咱们就到门口小饭店去吃,也很简单。”

  习书记说:“不行,不行,不行,我到你们食堂吃,咱们一边吃一边说话。”

  我当时就有点儿着急了,因为我们公社的食堂特别简陋,伙食做得也不好。我们食堂有个炊事员,就是我们从农村找的一个农民,人干净利索,老实可靠,会做个家常饭菜,但手艺不行,蒸馒头要看运气,有时候硬得跟砖头一样。习书记既然这么坚持要到食堂吃,我没办法,就硬着头皮领着他到了公社食堂。不过,那天也算凑巧,蒸的馒头还可以,不是太硬。炊事员用棉花籽油炒了个白菜,午饭总共就吃了这些东西。

  我们吃饭的“桌子”,是公社院里的一块水泥瓦,下面支着几块砖头。没有椅子,我们就蹲在那儿吃,一边吃一边喝白开水。

  我很不好意思,对他说:“习书记,你是从首都北京来的,我这么招待你,太不像话了。”

  习书记说:“这挺好啊!还能吃到新鲜的白菜,我在陕北的时候,想吃口酸菜都很难呢!”

  吃完饭,习书记说:“我把饭钱交了。”

  我说:“习书记,这小事你就别管了。不占公家便宜,记我账上。”

  习书记说:“这可不行,饭钱得交。”

  馒头是4分钱一个,两个馒头是8分钱,炒白菜是1毛钱,一共1毛8分钱。习书记如数交了饭钱。

  吃完午饭,我们就下到村里去调研。我俩骑自行车到了田边,当时的小麦长得还不到一尺高。社员们正在整地,准备播种棉花。

  习书记看了看麦苗,说:“长得不错。”他又抓起一把土,说:“这个土真好,是典型的‘壤土地’。”

  在植物学里,壤土地就是那种一半沙、一半黏,既透气、不板结,又不是太松散的土壤。我一看,习书记确实有农村工作经验,对土壤和农作物都很熟悉。

  习书记对我说:“你们这个好地,夏季的生产一定要搞好。土质这么好,主要应该种粮食和棉花。争取创高产,绝对不能放松。”

  我说:“你提得很好,我们一定认真落实。现在是一年种两茬粮食,上茬种小麦,六月收获,下茬种玉米,八月十五左右收获。棉花是一茬,在谷雨前后种,八月份收获。收完了棉花,又开始种冬小麦,头年种上,在地里过冬,第二年春天再长出来。”

  习书记又问我:“河滩地你们现在利用得怎么样?”

  我说:“现在河滩地主要是种瓜、种菜,种点儿花生、豆类、黄黏米之类的小杂粮,但产量比较低,河滩地种这些东西总是长不好,所以老百姓不太重视。”

  习书记说:“还是要进一步重视,可别拿这不当回事儿。”

  我说:“对于河滩地,有的老百姓还真有这个想法,用我们正定话来说,就是‘腊月三十拾个跑儿(方言,兔子)──有它也过年,没它也过年’。意思就是不缺这一口,有和没有都无所谓。”

  习书记说:“可别这样。只要科学种植,请科研人员来指导,河滩地也能充分利用好。”

  接下来,习书记还调研了我们社办企业的情况。我们公社有一家修配厂,小到修配农具,大到维修拖拉机,都可以搞,但经济效益一直不好。这个厂子的技术含量也不高,空气锤的气压经常维持不住。改革开放以后,我们这个修配厂有时候也为外边代加工一些东西,但有一搭没一搭的,也不怎么拿这当回事,思想意识还没有转过来。

  针对这种情况,习书记对我说:“办乡镇企业,你们应该提高技术含量。你们离市区很近,可以到石家庄请技术人员过来指导,帮助你们提高技术。”

  习书记把田间地头和企业都看了一遍,又回到公社听我汇报。我谈到以后整体的工作思路,说:“以后,我们要‘下去一把抓,回来再分家’。十几名公社干部,下到各个村里面,每个村一两名干部。这些干部下去后‘一把抓’,生产、计划生育什么事情都要管。公社每个星期开会,大家碰碰头。回来以后再分家,各自按照分管的工作,再向县里汇报。”

  习书记听了我的思路以后说:“这样不行,工作还是要分专业去抓。那些上岗好地,要想提高产量,你就要找懂农业的去专抓,创高产。那些河滩地,就要发展多种经营,让擅长这方面的同志去抓。公社要把企业管起来,管好,专门抓,专门研究企业经营的事。你们村里的修配厂,村里生产自来水管配件、小农具的企业,可以给城市做一些加工螺丝、钢筋的活儿,同时应该聘请专业技术人员,提高工人的技术水平。”他又重复那句话说:“千万别拿这些事不当事儿。”

  我们村有个生产玛钢的小企业。玛钢属于特种钢,硬度很高,又很有韧性,生产这种产品,需要一定的技术含量,在原料配比等方面需要比较高的技术。我们农村小厂,技术不够高,生产的玛钢有的过关,有的不过关。因为质量不行,这个企业也不怎么挣钱。

  习书记了解了这个厂子的情况后,对我说:“你要向石家庄市学习。请市里玛钢厂的技术工人,来给你们指导技术欠缺的地方,严格你们的技术指标、参数测定,把技术水平搞上来,提高产品质量。”

  采访组:习近平同志在这次调研中,给你们提出了不少建议。你们根据这些建议,具体做了哪些改进?取得什么样的效果?

  张五普:我们按照习书记的建议,到市玛钢厂请了技术员,果然立竿见影,我们的技术水平和产品质量一下子就提高了。以前我们生产的玛钢,有时候脆,一砸就坏;有时候软,硬度不够。那个时候,玛钢很缺,房屋建筑用的暖气、自来水设施,都需要用玛钢。我们技术改进以后,质量提高了,产量也增加了,一个月能够生产一吨多玛钢配件,从那以后,企业的效益就越来越好了。

  我们加强了专业化管理,依托石家庄,为城市服务,在搞小加工业的同时,为城市建设提供劳动力。那个时期,正好赶上石家庄发展城市建设,建筑需要的劳动力比较多,我们各村都组织壮劳力到石家庄去打工。但是我们农民到了城里,因为技术不行,当不上“把式”(方言,技术工),砌墙、瓦工等,大部分都干不了。一开始,就干技术含量低的活儿,边干边学,后来也出了“把式”,浇筑钢筋、砌砖、抹墙等等,这些活儿都可以干了。

  在农业方面,我们根据习书记建议,到石家庄的农科所请了一些农技专家过来给我们指导科学种田。我们请来种子专家,帮助改良小麦、玉米、棉花品种;请来植物保护专家,帮助给农作物治病、治虫;还请来施肥专家指导合理施肥,让社员能够少花钱,提高产量。

  最初,老百姓对这些专家还挺抵触,认为农民种了多少辈子地了,啥都懂,啥都会,城里人会啥?光看书本,到了村里,连麦苗和韭菜都分不清。但事实并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这些专家确实在科学种田方面比我们懂得多,经过他们指导,粮食增产很明显,比如小麦原来一亩地收五六百斤,后来增产到七八百斤。棉花由过去亩产六七十斤,经过改良以后,超过了一百斤。好多农民觉得弄不成的事,专家一来,都给弄成了。农作物有一种很常见的病叫立枯病,是由一种真菌引起的。如果日常没有管理好,水和肥跟不上去,农作物就容易得这种病。专家来了以后,诊断症状,合理施治,很快就让农作物康复了。从那以后,老百姓对科学种田算是彻底服劲儿了(方言,服气)。

  我们原来在河滩地种西瓜,请了个瓜把式(方言,种瓜的行家),但他总是留一手,种瓜技术不教给我们。后来,我们就按照习书记说的,请市里农科所的西瓜专家来指导、培训瓜农。专家毫无保留地把技术教给我们,让农民掌握了种瓜技术。

  那时候,一般的事情,我们自己能解决就不去麻烦习书记。可是有一件事,不给他说还真办不成。我们公社有两个村养了五六十头奶牛,号称“奶牛村”,但养牛的农民卖奶却是个难题。那时候村里没有机动车,老百姓骑着自行车,后边驮着桶,一直骑到石家庄送到奶粉厂。这一路不但累,耽误时间也太多。早上去,晚上八九点钟才能回来。我说,这不行啊,太耽误时间,经济效益也不行。我就找到石家庄这个奶粉厂,跟他们商量,说:“你们能不能弄个收奶站?”他们说:“我们弄个收奶站,你们倒是方便了,可对我们又没什么好处。”因为这件事,我就去找习书记了,他跟石家庄市的贾然书记讲了这个事,由市里给这个奶粉厂做工作,后来就在村子里建了收奶站,奶粉厂每天用汽车把牛奶拉走,给村民卖奶带来极大方便。

  我经常到县里找习书记,给他汇报公社的事,他每次见到我都非常热情。公社的发展越来越好,我经常给他写报告,他看了以后挺高兴。到了1982年底,我们公社的生产指标在全县排第一。习书记对我说:“很好!你们就这样干。”他还嘱咐我说,咱们县里发展“半城郊型”经济,为城市服务,多种经营,供应城市,但是农业这一块也不能丢,同时还要发展好牧副业。习书记对正定“半城郊型”经济这个定位很准确,非常切合实际,这是他充分调查研究后得出的结论。在他的正确思路引导下,全县都发展得很好。

  

 
·习近平:深刻认识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重要性 2018-02-01
·让共赢共享旗帜高高飘扬 2018-01-30
·“近平是正定永不卸任的县委书记” 2018-01-29
·习近平主席二〇一七年达沃斯、日内瓦主旨演讲的世界意义 2018-01-25
·“正定确实是近平同志从政起步的地方”──习近平在正定 2018-01-24
·甄占民:划时代的思想火炬 2018-01-23
·甄占民:划时代的思想火炬 2018-01-23
中直机关 中央国家机关 干部教育机构 新闻网站 中央党校分校 党校报刊 友情链接
统战部 中联部 中央外宣办 中央编办 中央综治委 中直机关工委 中央文明办 人民日报社 求是杂志社 中央文献研究室
中央党史研究室 中央编译局 中央档案馆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  京ICP备05047277号  管理维护:中共中央党校信息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调查问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