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在正定特别专栏
“习书记那几年县委班子空前团结”──习近平在正定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邱然 陈思 黄珊]  发布时间:2018-03-09

   

   采访对象:贾俊华,1949年12月生。1981年到正定县委办公室资料组工作,后任正定县人大常委会代表工委主任。2004年退休。

   采 访 组:本报记者 邱 然 陈 思 黄 珊

   采访日期:2017年4月17日

   采访地点:正定县贾俊华家中

  采访组:贾俊华同志,您好!习近平同志在正定工作那段时间,您在正定县委办公室工作。请问习近平同志当年给您留下的第一印象是怎样的?

  贾俊华:习书记是1982年初春到正定来的,我那时候想:北京下来的干部,应该穿得很气派,官架子不小,派头十足吧。但是我见到习书记,发现自己猜错了。他穿着一身半旧的绿军装,脚上穿一双黑布鞋,很朴素,面相很憨厚,跟人说话很亲切,跟咱们一般老百姓没多大区别。这就是习书记给我的第一印象。

  采访组:习近平同志当年刚到正定时,各方面情况都不很了解,而且和县委班子成员也有一个从不熟悉到熟悉的过程。请根据您了解的情况讲讲当时县委领导班子是如何搞好团结的。

  贾俊华:习书记来正定,一开始是担任县委副书记。他很尊重老书记冯国强同志,与县委班子成员非常团结,在工作上配合得非常好,冯书记对习书记也很爱护。

  当时的县长程宝怀同志,思想比较解放。县委副书记吕玉兰同志原来是河北省委书记(当时省委设有第一书记),曾任中共中央委员,视野开阔,站得高、看得远。所以,程县长、玉兰书记他们两个和习书记,在改革开放方面思路都很清晰,也都很有冲劲,很多时候他们三个人在工作上是一拍即合。

  上世纪80年代初,从全国来说,不光是经济上百废待兴,“十年浩劫”也把人民的思想禁锢住了。那时,家里养几只鸡、养头猪、养几只鸭子,都不允许,都会被扣上“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帽子。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政策逐步放开了,人们胆子还是小一些,不敢搞规模家庭养殖。习书记为了鼓励农民发展养殖、多种经营,到村里培养专业户,并定向扶持。玉兰书记也亲自到村里去宣传政策。

  我也曾经跟习书记调查过乡镇企业。南牛乡树路村有一个花盆制造厂,我们到那里搞调研,看他们的生产过程,就是用机器把泥胎加工成各种形状,然后放在炉子里烧。习书记对工艺流程问得很仔细。我们走的时候,厂领导要送给习书记花盆,习书记谢绝了。

  以习书记为代表的几位县委班子“干将”,都非常利落,非常果断。他们几个人头脑敏锐,做事踏实,同时他们也很“单纯”,脑子里想的就是工作。可以说,习书记他们那个时候的县委班子,是空前的团结,凝聚力很强,战斗力很强。他们没有别的想法,就是一门心思干劲十足地抓工作、上经济,为的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采访组:请您讲讲习近平同志当年和正定县委班子是怎样“抓工作、上经济”的。当时各项工作的推进情况如何?

  贾俊华:我们正定著名的作家贾大山,和习书记交往比较深。贾大山对习书记的评价是“不穿西装的改革家”。

  习书记担任正定县委副书记的时候,下大力气调查研究,筹划和推进了很多事情,比如农业实行“大包干”,当时正定县在整个石家庄地区都是领先的。他当县委书记以后,领着县委班子全面推进各项工作,短短两三年时间就为正定打出了一片新天地。

  当时习书记为了发展旅游业,要兴建荣国府,县里钱不够,好多人在观望,存有畏难情绪。这事到底行不行?荣国府投资需要300多万,建好以后能收回投资吗?当时,大佛寺的门票是5分钱,荣国府的门票价格能定到多高?定低了,猴年马月才能收回投资?定高了,会有游客愿意来吗?正当县委班子难以决策的时候,玉兰书记回来了,给了习书记很大支持。

  玉兰书记说:“习书记带领咱们正定县发展旅游业,这是一条新路,也是一条正道。咱们县本身就是农业高产县,但是农业有它的客观规律,高产也是有一定限度的。再往后,增产的幅度肯定是越来越小,农业上我们只靠种粮食,不能再突破多少了。我们只有大力发展多种经营,发展旅游业才行。现在有了兴建荣国府这个机会,习书记给咱们抓住了,咱们一定要支持。咱们有四塔,还有大佛寺等文物古迹,和荣国府搭配起来,景点多了,可以搞一日游、二日游,留住游客,让他们游在正定,吃在正定,住在正定,给正定增加经济效益,效果一定很好。我本人全力支持习书记,这事保险错不了!”

  习书记制订的“人才九条”,是为了把外头的“大树”搬到咱正定来,好让当地的“小树”在绿荫下茁壮成长。“人才九条”的制订,玉兰书记在班子里也是和习书记一拍即合。后来,这些专家、顾问和人才确实为正定的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当时,县里安排我联络潘承孝等几位专家,也曾给他们写信汇报正定的工作,并征求他们对正定发展的意见,他们确实很真诚地给我们出主意、想办法。

  在习书记领导下,正定各方面的事业都得到振兴。农业大力发展多种经营,只要老百姓能挣到钱,就因地制宜地发展,不搞“一刀切”,更不搞形式主义。比如农民可以种“春棒子”,将嫩棒子掰下来拉到城里去卖,香嫩可口,很受欢迎,收益比成熟后干玉米粒还要高。

  采访组:我们了解到,吕玉兰同志当时除了工作上和习近平同志大力配合,也在生活上对他多有关照。请您讲讲这方面情况。

  贾俊华:习书记那个时候不怎么回家,一心一意就是想着把正定的各项工作搞好。他经常下乡,回来赶不上食堂吃饭。晚上批改文件,熬夜加班,睡也睡不好,吃了很多苦。玉兰书记比习书记大十几岁,对他比较关心,就像姐姐一样,给他拎点水果、点心,有时候从家里给他拿点鸡蛋、挂面,让他深夜饿了垫补垫补,还嘱咐他注意饮食和休息规律,经常锻炼身体。以上事情有的是我听玉兰书记讲过,有的是玉兰书记去世后习书记回忆文章中谈到的。

  有一次,玉兰书记对习书记说:“近平,你这个被子和褥子,是不是该拆拆洗洗了?”不等习书记回答,玉兰书记就让人把他的被褥拆洗了,又重新做好了。习书记铺的褥子有很多年头了,那是他在梁家河插队时用的褥子。他把这褥子从陕北带到北京,又带到河北正定,一直用了10多年,还舍不得扔。

  采访组:我们了解到习近平同志当年在火车上救助过两个“落难”小女孩。这件事情,您清楚吗?

  贾俊华:是的,我见证了这件事。

  习书记到正定来的第一年,也就是1982年的秋天,他有一次从北京探亲返回正定,在火车上,看到两个十六七岁的小妮儿,坐在车上哭。他就问她们:“你们为啥哭?”

  原来,这两个小妮儿是湖北人,她们到唐山去投亲戚,找工作,却扑了个空。人没有找到,身上带的钱也花光了。习书记当时就把自己的钱拿出来,给了她们。两个小妮儿很感动,再三追问这位好心人的姓名和工作单位,表示以后要报答。习书记推托不过,只好告诉她们:“我姓习,在正定县委办公室工作。”

  回到正定以后,习书记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没想到,过了不长时间,这两个小妮儿从湖北到正定来找他了。她们先是到了县委办公室,说要找“大乖”,管接待的行政组长王新友同志问她们:“你们有嘛事儿?”两个小妮儿就把这件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表示要面见这位“大乖”并表示感谢。

  王新友同志说:“县委里姓习的,没有别人啊,就是我们县委副书记习近平。”于是,带着这两个小妮儿去见习书记,他们又见面了。两个小妮儿一方面是对习书记表示感谢,谢谢他在紧要关头帮助了她们,要把钱还给习书记;另一方面,这两个小妮儿也很聪明,她们一看习书记是县委副书记,果然是个“大乖”,表示愿意来正定工作,希望习书记能给安排。

  习书记没有要她们还钱,对她们求职的事也好言解释。他说:“我也是刚来正定,对这里的情况不是特别熟悉。而且,正定本地还有好多待业青年,你们还是依靠当地政府解决工作问题吧。”随后将她们安排到县招待所食宿。次日派我送她们到石家庄坐火车返乡。我带着她们在地摊上吃了馄饨、烧饼,还给了她们几块零花钱,将她们送上了火车。

  习书记1985年到厦门工作,1988年我就到县人大工作了。习书记给我来了一封信,还提到这两个小妮儿的事情。信上说:“那个时候,是你经手办的这件事,我还关注着这件事的发展情况。她们现在怎么样了?如果你有消息,请回信告诉我一下。”

  我随即翻找笔记本,那上面记着两个小妮儿的地址和姓名,但因多次搬家,我个人也不经心,笔记本丢失了。我对地址印象较深,是湖北省黄石市某个村,姓名怎么也记不起来了。我问当时管接待的行政组长王新友同志,他也记不得了。这俩小妮儿后来也没和我们县里联系。我向湖北省黄石市有关单位去信,还求助过新闻媒体,但是都没有回音,我猜想,是因为没有具体姓名,查找难度大的缘故吧。后来,我给习书记回了一封信,说到:“习书记,我正在想办法打听,待我打听好了再给你回信。”此后,事情一直没有进展,我也就没能给习书记汇报这件事情。虽然习书记从来没有责备过我,但从1988年到现在,这个事始终让我觉得挺愧疚。是我工作粗心、工作不到位,习书记交给我的任务没完成,但我至今仍在努力,不放弃。

  习书记于2013年夏来正定,接见了原县级部分老领导及一起工作过的人员。那晚中央电视台播放相关新闻,我看了两遍,心情很激动。之后见到了被接见的原县委办副主任王志敏同志,我说:“真羡慕你们!”王主任说:“习书记问你来着,说怎么看不见小贾呢?”我羞愧地说:“习书记那么忙,没有时间也不可能全见到我们,即使要见我们,我也不敢见他,因为我还欠他的账。”

  采访组:您觉得习近平同志在正定工作3年多时间,对地方发展起到了哪些作用?他离开正定以后,你们还有哪些联系?

  贾俊华:习书记离开正定是1985年6月,他在正定待了3年多。这3年多,也是我们正定县发展的黄金时期。他是从北京来的干部,更了解党中央的精神,更了解我们国家未来发展的趋势,他把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带到正定,把改革的春风吹到正定,给正定的老百姓造了福。我很庆幸,曾与习书记一起工作过。

  习书记这个人很重感情,他离开正定以后还经常给我们写信。每逢年节,还经常给我们寄挂历和贺年卡,统一寄给我们县委办副主任王志敏同志,然后再分别发给我们。

  习书记一直对老干部特别好。他主政期间,正定的老干部工作可以说在全国都是先进典型。习书记给老干部解决个人住房问题,给老干部局配了会议室、活动室,配了专车,还开设了老干部门诊。更重要的是,习书记与他们情感上有着充分交流,坚持家访,促膝谈心,他从内心深处对他们尊重和关爱,让这些老干部非常感动。得知习书记要离开正定,有的老干部都流泪了。他们对习书记感情很深,真是舍不得他走啊。

(网络编辑:金秋)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 京ICP备05047277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调查问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