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论坛
重视人口安全与发展中不平衡不充分问题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刘家强]  发布时间:2018-07-09

  在社会转型框架下突出人口安全和人口发展的创新,作为一个现实性主题越来越受到关注。从经典的两种生产理论和可持续发展理论审视,我国人口安全与人口发展中仍然还有多个不平衡不充分的新的人口问题。

  在人口长期均衡发展方面。我国先后实施“单独两孩”“普遍两孩”生育政策,这对我国人口长期均衡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为国家和社会的人口安全提供了基础保障,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我国落入“低生育水平陷阱”,有效降低了我国家庭的脆弱性、改善孩子的抚养方式,从数量、素质和结构上增强人口系统的稳定性,从质量和效率两个角度体现出了我国人口新的比较优势。作为发挥了巨大贡献的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在“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人民当家作主”等思想下赋予了新的理论和实践内涵,“普遍两孩”政策乃至未来在合适时机将生育权利完全回归家庭调节,赋予家庭更大的生育选择空间,创建更为生育友好的制度环境,这有利于我国生育政策进一步回归人性人文。

  在劳动力供给变化与第二次人口红利方面。当前我国正处于“结构换质量”的关键阶段,通过优先发展教育事业和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对两类人力资本投资以提高劳动生产率进而促进经济增长已成为国家或地区的“一致行动”。通过释放农业劳动力转移潜在空间所引致的资源重新配置对生产率的贡献依然会延续,使经济欠发达区域的人力优势、资源优势与发达区域的经济优势、竞争优势相结合,形成了颇具中国特色的就业结构型人口红利挖掘特征,我国年龄结构优势消减带来了质量型人口红利和结构型人口红利的替代与转换。劳动力负担减轻以及为退休而积累资产的动机增加了我国国民储蓄,提高了资本—劳动比率,有利于资本密集型经济发展和经济效率的提高,在人口老龄化初中期阶段我国可以获得以储蓄体现的第二次人口红利机会。

  在老龄社会进程与人口老龄化趋势方面。高龄老人使我国面临的人口老龄化问题更为突出,2016年我国80岁及以上高龄老人3000万人,占老年人口的14.12%,2050年我国高龄老人将超过1亿人。但从积极老龄化的角度来审视,老年群体具有稀缺的比较优势和积累优势。我国当前以低龄老人为主体,这意味着拥有经验和技能的老年人是“市场价值”较高的优质资源,可以构造一种具有生产性的社会福利体系,老年资源开发成为解决我国人口老龄化问题的有效方法。当然,社会政策也应充分考虑老年资源与中青年劳动力资源之间的竞争效应和互补效应,通过科学的预判和渐进的方式有序开发我国老年资源。

  在出生性别比与婚姻挤压方面。出生人口性别比长期偏高,将对我国婚龄人口形成婚姻挤压问题。2020年我国处于婚龄的男性数量比女性多出2400万以上,其中24—28岁的男性4900万,22—26岁的女性只有3900万。按照美国社会学家米尔斯的观点,男多女少造成婚姻挤压属于“个人困扰”,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引致“个人困扰”的婚姻挤压问题有可能演变为“公共问题”的人口安全问题,带给家庭和社会新的风险。这需要通过政策调整达成家庭生育目标与生育意愿的平衡,弱化男孩偏好的生育文化,在生育行为上减少对出生人口性别的人为干预。

  在新型城镇化与流动人口发展方面。流动人口是一个较为特殊的社会群体,过去在社会上一定程度遭受经济机会、公共服务和社会关系等方面的排斥,城市原居民与新移民分割式的管理形成了流动人口权利长期被忽略的单向城镇化。2013年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走集约、智能、绿色、低碳的新型城镇化道路,本质是“人的城镇化”和乡村的振兴,这有利于打造一个平等的城乡人口发展和转移发展体系。一方面,在新型城镇化过程中制定的运行规则和制度政策,要重视流动人口特别是新生代流动人口的价值和尊严,破除妨碍劳动力、人才社会性流动的体制机制弊端,让新型城镇化的主体——流动人口具有城市参与权、社会保障权和平等发展权;另一方面,要进一步加快乡村振兴战略的进程,为流动人口就地城市化和市民化提供共商、共建、共治和共享的体系保证,这是农村产业结构转换中的选择。

  在家庭规模变化与发展方面。我国家庭安全问题表现为:一是流动家庭和留守家庭成为我国家庭的主要形态;二是2010年我国有60万户丁克家庭,并有继续增加的趋势,其衍生的养老、情感等家庭问题将外溢为社会问题;三是我国每年“失独家庭”增加7.6万个,已累计超过100万个,还有数量较大的“残独家庭”;四是我国传统的大家庭形态目前演化为家庭规模小型化、家庭类型核心化、家庭结构简单化、家庭形态多样化,这使得家庭功能与需求的对应结构和均衡条件发生重大变化。这可能会导致“人口问题催化家庭问题、家庭问题外溢为社会问题”。这亟待社会政策增强我国家庭功能,建立权利与责任共存的家庭政策体系,帮助家庭构造或巩固固有的能力或优势。

  在人口健康状况与发展方面。我国预期寿命和健康寿命取得了长足进步,2016年平均预期寿命76.34岁,健康预期寿命68.7岁,但慢性病增加、患者年轻化等新的健康变化趋势开始出现,而且随着人类疾病谱系的演化,精神和情感层面的健康问题也日益增多。这就要求进一步加快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完善国民健康政策,为人民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一是发展健康服务新业态,加快打造我国一流的健康产业集群,包括医药产品、保健用品、营养食品、医疗器械、健康咨询等多个与人类健康紧密相关的生产和服务领域;二是通过健康教育提升我国人口的健康意识,包括健康防病教育以及健康生活方式的倡导,建设包括健身设施在内的基础设施,培养合理膳食、定期体检的习惯,重塑不同人群的健康行为;三是社会要全面关注人口心理健康问题,对心理健康检查和诊断提供更多的技术支持。

  (作者系中央党校省部班学员、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

  (网络编辑:张慧婷)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 京ICP备05047277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调查问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