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立不倒”的秘密

2019-08-28
28 2019-08

08:29

分享
来源:《学习时报》作者:谢庆

  2015年的夏天,一段“币立不倒”的视频火遍全网。一位瑞典旅客将一枚硬币立在高速运行的京沪高铁列车窗沿,硬币站立长达9分钟。

  无独有偶,“棕榈挑战”同样出彩。2017年12月17日,中央电视台《挑战不可能》节目,挑战者在飞速行驶的京沪高铁“复兴号”上,用一张高铁车票作为关键配重,搭建两层23根棕榈叶平衡系统,稳稳通过南京大胜关长江大桥。

  这些让中国人引以为傲的成绩背后,正是京沪高铁列车世界级的运行平顺度和平稳性。币立不倒,杯水不晃,其奥秘除了先进的列车动力、控制和避震系统,是车轮下绵延千里的的无缝钢轨。千里京沪一线牵,1318公里的高铁线路如何做到“天衣无缝”,在济南桑梓店焊接基地,调研组见证了一根长钢轨的“诞生”。

  无缝钢轨是高速列车飞驰的关键设备。钢轨接头之间的高平顺性,是旅客出行安全性和舒适性的保障。被誉为高铁“平顺大师”的济南局集团公司高级工程师吕关仁介绍说,为尽可能减少钢轨焊接接头数量,确定我国高速铁路钢轨定尺长度为100米。在工厂将100米钢轨焊成500米长钢轨,施工时再将500米钢轨焊接成设计所需的无缝线路,形成“一根钢轨跨千里”。

  在桑梓店焊接基地,我们首先被钢轨落锤试验所吸引。按上升键,1吨重的大锤缓缓上升到5.2米的高度;按落下键,大锤自由落体,“哐当”一声砸在下面的钢轨上。

  “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大锤升到5.2米后落下,钢轨不断即为合格。但是,我们提高了标准,大锤5.2米落下两次不断才算合格。”说话间,工作人员再次按动上升键,大锤又一次上升、落下。整根钢轨除了有明显被砸过的痕迹,不断不裂。据工作人员介绍,焊成这样的合格钢轨要经过12个车间、17道工序。

  在100米素轨存放台,我们看到,起重机将一根根素轨缓缓送入第一个车间,这意味着500米钢轨的连接工作开始了。

  钢轨除锈、钢轨探伤、钢轨焊接、钢轨矫直、钢轨标识……每道工序都必须遵守严格的技术标准,100米素轨才变成了500米合格的崭新钢轨。

  在所有工序中,焊接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当两根钢轨被推进焊机后,接头处被聚焦,最高温度可达1400度,在高温下迅速挤压,两根钢轨即融合成一根。一个钢轨接头只需 5分钟就可以焊好,因为焊接参数是技术人员已经设定好的。但不同种类的钢轨需要不同的参数,每一个焊接参数都需要技术人员进行无数次试验调试,并经过落锤试验才能最终确定。

  焊接前钢轨端部轨顶需要除锈,钢轨表面打出金属光泽,除锈深度要小于0.1毫米。钢轨除锈深度过深,会给钢轨焊接的平直度增加难度。矫直作业要保证轨头与车轮接触面,以焊缝为中心1米范围内,平直度控制在-0.2毫米到+0.1毫米之间,和人的头发丝一样细。

  我国从1957年开始试铺无缝线路,到目前为止,无缝线路约占正线总长85%以上。焊轨的变化其实也是中国铁路从落后到先进的一个缩影。济南局四代焊轨人的焊接生涯展现了中国铁路不断前进的发展历程。

  所文林,第一代焊轨人,通过气压焊方式在线路上焊轨。气压焊机使用的乙炔燃气都是焊轨工在轨道旁挖坑埋电石,“土法”制造出来的。

  王兆海,第二代焊轨人,1979年开始使用一台苏式K355型闪光电阻焊机。他边学边干,刻苦钻研电阻焊机工艺成为焊轨专家。这台苏式焊机1995年退役,至今仍保留在桑梓店焊接基地,被称为“功勋焊机”。

  郑树良,第三代焊轨人,师从王兆海,经历过铁渣飞溅、棉袄被烫得满是窟窿的年代。连续闪光焊机的使用,让钢轨焊接质量有了大幅度提升,小徒弟也蜕变成技术工匠。

  周华,第四代焊轨人,同事眼中的“女焊子”。从事焊轨工作18年,从一名大学生学徒工成长为行业知名的焊轨专家,带领团队攻克了国产设备使用中的种种难题。

  除锈精度堪比绣花、焊接参数千锤百炼、不超过头发丝的落差,正是这些焊轨人笃定“坚守正道、捍卫安全”的信念,才使得桑梓店焊接基地出产的所有钢轨上线后100%的优良率,才有了高速奔驰的列车上不断上演的传奇故事。

  (网络编辑:毕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