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移民:21世纪的挑战与治理

2020-09-18
18 2020-09

08:25

分享
来源:《学习时报》作者:王立峰

  在21世纪的头20年,人类经历了诸多挑战。其中,从欧洲难民危机到美墨边境之间的隔离墙,移民问题不断搅动全球治理的神经。瞻望本世纪未来的80年,在史无前例的信息技术革命和生物技术革命大潮的冲击下,数字和生物鸿沟加剧社会不平等,又面对全球气候变化、生态灾难等危机,全球移民问题将存在更多不确定性。毫无疑问,在世界很多地方,人们将越来越容易遇到陌生人。但是如何对待移民这个陌生人群体,正在成为21世纪一个令人关注的问题。

  人口迁徙未曾停止过

  不论是小范围的境内迁徙,还是跨越国境的移民,都是古已有之,且历久弥新。从世界历史看,世界性移民,规模大、时间持续长的有三次。第一次开始在距今40000年至35000年之间,人们为了生存,由原居地向四周扩散,出现了人类史前一次最大的迁移,这一过程直到公元750年前后,才告完成。第二次大规模人口迁移肇始于15世纪末,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达到最高潮,在资本主义的推动下,欧洲的失地农民和探险家,迁徙到美洲和大洋洲,每年有六七十万人之众。第三次大规模人口迁移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和战后,由于战争避乱或者追求更好生活,贫穷落后国家人口向发达国家和地区迁移。进入21世纪,在全球化大潮的推动下,随着交通日益发达,资讯越来越方便,人口流动越来越频繁,移民数量也越来越多。最引人注目的一次移民潮是发生在过去的10年。2010年底至今,中东北非国家因各种原因引发新一波移民潮,包括突尼西亚、利比亚、埃及、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等国,大批移民涌入欧洲。

  从历史看,人类移民大都是不得已而为之。人们倾向于生活的稳定性和未来的可预期性。人类这种对稳定生活的向往,体现为对家的需求。如果没有家,人就会失去人生的出发点,就像小船出航却没有回去的港湾,既没有方向感、归属感,也失去了安全感。因此,家的意象反映出人的内心对于安全与稳定的渴望。但是,世事难料,人可能被迫背井离乡,走上移民之路。在21世纪,全球移民可能愈演愈烈。一是经济移民。经济全球化和技术变革会进一步加剧全球贫富分化鸿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为了生计,一些人会踏上寻找美好生活的移民旅途。二是战争移民。二战结束以后,国际社会一再呼吁和平,但是战争却总是难免。为了躲避战乱,战争国人民必然走向移民旅途。三是气候移民。虽然科学家一直在警告世人由于人类活动排放温室气体导致全球变暖的危险,但全球气候变化并没有丝毫缓和的迹象。根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报告,世界气温上升正朝着3摄氏度的目标前进。全球变暖必然导致人口迁移问题。预计到2050年,在全球范围内由于气候变化而被迫迁移的人数将介于2亿到10亿之间。

  全球移民给全球治理带来挑战

  任何国家、任何社会的发展都需要有适当数量和品质的人口,人口同时又是消费者,每天都要消费大量的物质和非物质资源。移民无论是对迁出地还是迁入地,既有正面的积极作用,同时亦有负面的消极影响。这些负面影响包括居住、就业、教育、卫生、社会环境、文化差异等问题。当前国际社会对移民持反对态度的,主要基于两个考虑。一是考虑到保护本国文化的独特性,认为移民的加入会使得不同文化发生冲突,这种冲突会增加迁入国内部的安全隐患,甚至有可能改变迁入国本国的文化价值。另一个考虑是迁入国的安全和福利分配。一方面,为了保护国家安全,保护无辜民众免受恐怖袭击,通过限制移民进入来限制那些具有安全隐患的非法移民进入。另一方面,大量的移民进入迁入国,可能会占用迁入国大量的资源,迁入国公民的福利就会受影响。于是当今世界出现文化民粹主义现象,排斥外来移民。文化民粹主义的典型例子就是美国特朗普政府的移民政策。特朗普在上任后不断收紧移民政策,甚至在美国与墨西哥边界之间修筑隔离墙。

  曾几何时,文化多元主义是欧美各国处理移民问题的基本原则和不二选择。但是,近年来,文化多元主义的“政治正确”正在受到挑战。全球移民问题是一个文化差异问题还是一个种族差异问题,正在引起人们的深思。从历史上看,在近代工业革命以前,种族主义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各种族生活的地区与世隔绝,互不见面,就没有这一问题。随着地理大发现和欧洲的海外扩张,特别是对印第安人和非洲人的征服和奴役,种族主义才成为一个问题。即使从科学的角度看,人类学家和遗传学家们的结论是,各种族是平等的。生命科学家,特别是遗传学家已经用有力的科学证据证明,欧洲人、非洲人、亚洲人与美洲人的生物差别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微不足道。虽然人种不存在生物差异,但是科学家的研究表明,人类文化之间存在显著差异。直觉告诉我们,从日常生活习惯到政治生活方式,人类文化存在差异。在文化人类学家看来,文化差异在不同的民族之间,几乎随处可见。如何对待人类的这种文化差异?文化相对主义认为,文化差异并不意味着文化优劣,绝不能把一种文化凌驾于另一种文化之上。人类有各种不同的生活方式,我们应该拥抱这种多样性,赋予它们以平等价值。让人警惕的是,传统的种族主义虽然正在式微,但是并没有退出历史的舞台。

  通过正当程序解决移民问题

  要解决全球移民问题带来的挑战,需要借助正当的程序。移民问题涉及移民、迁入国政府、迁入国民众三方。通过一国正当的程序,寻求政治的共识,才是解决移民问题的正道。就移民来说,移民本身的历史是一部背井离乡、长期疏离的历史。他们走出熟悉的环境,介入全新的空间,成为陌生人,不再有任何归属感。身为移民者,最可怜之处不在于住在极差的环境或做低下、辛苦的工作,而是在另一个国家里,因肤色或文化的不同所产生的被排斥现象,成为别人眼中的“他者”。当然,移民在争取权利的时候,也要履行义务,特别是融入本地社会的义务。就迁入国政府而言,任何政府都不应将大规模移民强加于当地民众身上。接受移民、让移民融入地方社会是一个长期而复杂的过程,没有当地民众的支持与合作,这是不可能实现的。政府移民政策必须基于政治共识。就迁入国民众而言,尽管任何一个民众享有反对移民的权利,但也承担对外国人的世界义务。不同国家的人民生活在一个地球上,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大家相互依赖、密不可分。如果没有张开的怀抱,他们可能会牺牲于战争或者环境灾难。

  对今天的世界来说,人类还没有找到一条善待移民的道路。面对文化冲突,面对战争威胁、生态灾难、全球传染病,人们能否团结在一起,达成全球共识,对今天的人类来讲,仍然任重道远。

(责编:毕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