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

2020-05-20
20 2020-05

09:13

分享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作者:孙东方

  问题:如何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刻认识、准确把握外部环境的复杂变化和国内改革发展稳定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

  重大风险是指能够产生系统性、全局性、颠覆性影响的风险。当前,我国发展处于并将长期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同时也进入重大风险的凸显期。在形势总体可控情况下,“危”与“机”并存,险难与时势交织,老问题与新情况叠加,所处的环境更加复杂,面临的挑战更加严峻,肩负的任务更加艰巨。如果发生重大风险无法化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就有可能滞缓甚至被迫中断。我们必须坚决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坚持底线思维、问题导向和需求牵引,善于在变局中把握规律、在乱象中趋利避害、在斗争中争取主动,着力提高应对尤其是驾驭风险挑战的本领,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坚强保障。

  一、敏锐洞察新时代国内外环境的深刻变化

  今天我们究竟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这是近年来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重大战略议题。习近平总书记曾借用狄更斯的一句名言作出回答: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个时代好在哪?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更加强劲,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秩序变革加速推进,各国相互联系和依存日益加深,国际力量对比更趋平衡。这个时代又坏在哪?时代潮流中也有险滩、暗礁,各类风险挑战加速积聚,复杂严峻已经成为国际社会必须面对的新常态。

  其一,大变局的世界正在经历冷战后最深刻变化,其动荡性、不平衡性、不确定性更加突出。世界经济增长动能不足,霸权主义、单边主义、保守主义明显上升,大国竞争更趋激烈,地区热点此起彼伏,恐怖主义、网络安全、重大传染性疾病、气候变化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持续蔓延。各种思潮、各种力量在经济低迷、贫富分化加剧中猛烈碰撞,又进一步激化了世界长期存在的不平等、不均衡的结构性矛盾,“黑天鹅”“灰犀牛”事件接踵而来。尤其是,力量对比的变化必将带来利益格局调整和国际体系变革。面对中国和平崛起,一些国家的心态行为极为复杂,既期待中国为不稳定的世界贡献稳定的中国力量,又担心中国实力的增长会重蹈“国强必霸”的覆辙。美国一些政客更是在高度焦虑中,依然秉持打压“世界老二”的战略传统和强权政治的战略惯性,明确将中国作为排在全球首要的战略竞争对手,从政治、经济、贸易、外交、安全等诸多方面实施围堵,以期滞缓中国发展速度和复兴进程。在这些因素促动下,中国发展的外部性高度敏感、复杂。

  其二,中国发展处于新的历史方位,肩负的任务更加艰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迎来了实现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但复兴之路绝不是只有鲜花和掌声的坦途,而是遍布杂草荆棘、沟沟坎坎的大道。正如登顶珠峰一般,前进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越是接近胜利目标,前进的风险阻力也就越大,甚至会遇到难以想象的惊涛骇浪。尤其是当前,中国正处于由大向强、将强未强的关键时期。攻坚克难、闯关夺隘既面临过去长期积累而成的矛盾,也面临在解决旧矛盾过程中新产生的矛盾,大量面临的还是随着形势环境变化新出现的矛盾,主要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突出问题尚未解决;经济新常态带来系列挑战;民生领域有短板、脱贫攻坚任务艰巨;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生态环境保护任重道远;社会矛盾和问题交织叠加;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有待加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依然复杂;党的建设方面存在薄弱环节,等等。另外,随着国家实力和国际影响力显著提升,中国国家利益边界发生历史性变化,已经从门内走到门外,有着越来越多的海外利益需要维护。哪里有中国公民,国家安全边界和维护国家利益的能力就应该拓展到哪里,绝不能让海外利益“孤悬海外”。

  其三,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之间的联系前所未有的紧密,风险的联动性、倒灌性、放大性更加显著。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面临的重大风险,既包括国内的经济、政治、意识形态、社会风险以及来自自然界的风险,也包括国际经济、政治、军事风险等。”必须清醒地看到,新形势下各种威胁和挑战的联动效应显著增强,国际风险演化为国内风险的倒灌趋势明显上升。境内外敌对势力和反华势力加强勾联聚合,呈现跨境联动、网络协同、跨群体合流的新动向。重点领域各种社会矛盾交织叠加,在一些方面还存在短板的情况下,极易在外部风险“诱导”下升级放大。尤其是,网络已经成为风险的策源地、传导器、放大器,一些谣言传闻防不胜防,经过境内外发起煽动炒作后,导致“茶杯里的风暴”直接骤变为现实社会的“龙卷风”。另外,作为有全球影响力、辐射力的世界大国,中国在做好自己事情的同时,还要积极参与全球安全治理,以有效举措、具体行动为防控全球性风险贡献智慧和力量。这是一个大国应有的责任担当,也是国际社会对中国的热切期待。这就对新时代中国提出了更高要求:对内要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提供坚强保障;对外要为维护世界和平作出更大贡献。两者相辅相成、相互作用、同时推进。

  二、深刻把握总体国家安全观的重要指导意义

  新时代提出新课题,新课题催生新理论,新理论指导新实践。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坚决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是我国国家安全的指导思想,也为其他方面工作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和方法论支撑,是有效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科学指南和根本遵循。

  坚持科学的理念,统筹推进发展和安全两件大事。总体国家安全观强调,发展和安全都是硬道理,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发展是安全的基础,不发展就是最大的不安全;安全是发展的条件,是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根本保障。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不是不要发展,而是为了更好地发展,归根到底就是更好维护和延长重要战略机遇期,确保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不被滞缓或打断。风险是随着形势动态变化的。这就要求我们,既要通过发展的成果夯实国家实力基础、不断提高抵御风险能力,又要有安全的思维理念体系、用安全的办法去解决问题,在发展中保安全、在安全中促发展。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那种把发展和安全对立起来,认为讲安全牵扯精力、影响发展,或者离开发展空谈安全的理念和做法,都是错误的。另外,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守底线,守的是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守的是不在根本性问题上犯颠覆性错误的底线,守的是党和国家事业的最后一道防线。在工作中,还要把握好重大风险的边界,避免“泛安全化”的倾向。

  坚持以维护政治安全为首要,重点防范“四大陷阱”。总体国家安全观强调,政治安全是根本,核心是政权安全和制度安全,最根本的就是维护党的领导,维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要清醒地看到,政治安全是重中之重,无论风险如何传导如何升级如何变幻,最终指向的还是政治安全这个“心脏”。必须始终牢牢守住政治安全这个魂,时刻绷紧政治安全这根弦,将“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贯穿于、落实到防范风险全过程各方面,以维护政治安全统领推进各领域工作。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重点要防控那些可能迟滞或中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的全局性风险”。重大风险可以概括为“四大陷阱”。从外部看,“修昔底德陷阱”是指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竞争、冲突甚至战争的风险;从发展看,“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中等收入国家原有发展方式难以转型导致经济滞缓的风险;从政治安全看,“颜色革命陷阱”是指敌对势力和反华势力通过鼓噪、煽动、渗透,想推翻制度、颠覆政权的风险;从党的建设看,“塔西佗陷阱”是指党失去公信力的危险。“四大陷阱”不是孤立存在的,共同构成了重大风险的综合体。

  坚持立足于防,又有效处置风险。总体国家安全观强调,防范风险挑战既要有先手,又要有高招;既要打好有准备之战,又要打好化险为夷、转危为机的战略主动战。必须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深刻认识党面临“四大考验”“四种危险”的尖锐性和长期性,时刻准备应对各种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挑战,宁可把情况想得更困难些,从最坏处着眼,争取最好的结果。坚持关口前移、防小防早,与时俱进地识别风险、精准地从源头上控制风险,立足发现在早、处置在小,把着眼点放在前置防线、前瞻治理、前端控制上,努力将矛盾消解于未然、将风险化解于无形。严防风险连锁联动叠加升级形成风险综合体,掌握风险演变的内在机理,切断风险联动的内在逻辑,不让小风险演化为大风险,不让个别风险演化为综合风险,不让局部风险演化为区域性或系统性风险,不让经济风险演化为社会风险,不让国际风险演化为国内风险,尤其是不让风险向政治安全领域聚集。牢牢掌握主动权,重大风险来临时要扛得住、过得去,用最短时间、最小成本,把范围控制在最小,把危害降到最低,同时严密防范发生“次生风险”。

  三、大力推进风险防控体系和防控能力现代化

  有效防范化解风险关键要靠体系的完善和能力的提升。2019年1月21日,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就防范化解政治、意识形态、经济、科技、社会、外部环境、党的建设等领域重大风险作出了深刻分析,提出了明确要求。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更是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明确提出完善国家安全体系、提升防范抵御国家安全风险能力的战略任务并作出战略部署。要以防控风险为主线,抓紧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该坚持的坚持、该建立的建立、该完善的完善、该落实的落实,不断提高善于解决复杂问题、处理复杂矛盾、驾驭复杂局面的能力。

  健全风险研判、防控协同、防范化解的风险防控体系。加强对风险的预测预警预防,深入追踪研究风险的态势、环境和机理,强化战略谋划和系统规划,以全球思维超前布局,既要立足当下对态势的动态感知,又要着眼长远对中长期发展趋势的前瞻把握;既要有目标导向的总思路总布局,又要善于根据新情况新问题及时调整战略战术。建立跨地区跨领域跨部门工作协调机制,推动中央与地方、部门之间、军地之间、地区之间高效协同运转,实现信息情报的及时收集、准确研判、有效使用和共享,统筹协调重大事项和重要工作,有效整合各种资源、力量和手段,形成强大合力。领导干部要强化“一盘棋”意识,不折不扣把习近平总书记指示精神和党中央决策部署落到实处,敢担当、敢斗争、善斗争,提高战略思维、历史思维、辩证思维、创新思维、法治思维、底线思维能力,善于从全局高度上找准原因、在复杂矛盾中把握规律,抓住要害、排兵布阵、解决问题。

  完善分兵把口、守土有责、守土尽责的战略布局。从政治安全看,要坚守不在根本性问题上犯颠覆性错误的底线,坚持全面从严治党,绝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改旗易帜的邪路,牢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管理权和话语权,严密防范抵御“颜色革命”,确保党执政安全。从经济安全看,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不动摇,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从科技安全看,要建立新型科研攻关举国体制,尽快实现关键领域核心技术的重大突破,全面提升战略科技能力、战略技术储备能力和体系化对抗能力,切实解决“卡脖子”问题。从社会安全看,要完善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给暴恐势力以毁灭性打击,妥善应对重大自然灾害和公共卫生等突发事件,推进平安中国建设。从外部安全看,要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战略运筹大国关系,妥善应对中美竞争博弈及产生的问题,健全海外利益安全保障体系,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从新型领域安全看,要以生物、深海、极地、外空、人工智能为重点,划定安全红线,制定安全战略、安全政策和相关法律,有效解决吃不透、摸不准、看不懂的突出问题。

  〔作者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国家安全研究所所长〕

(责编:毕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