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2020-09-15
15 2020-09

08:02

分享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作者:李鹏

  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通过重温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深化对经济发展规律的认识和把握,提高领导我国经济发展能力和水平”。如何理解总书记提出的这些新要求并正确坚持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一、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的根本制度,必须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由马克思恩格斯共同创立,并由之后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思想家和理论家继承发展起来的理论体系。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们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必修课。现在,各种经济学理论五花八门,但我们政治经济学的根本只能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而不能是别的什么经济理论”。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确定,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项根本制度,在当代中国,只有准确理解、长期坚持和科学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才能在新时代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的根本制度。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当代中国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理论指南。恩格斯指出,无产阶级政党的“全部理论来自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列宁把政治经济学视为马克思主义理论“最深刻、最全面、最详尽的证明和运用”。马克思主义以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为奋斗目标,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劳动人民的政治经济学,中国共产党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习近平总书记在集体学习的讲话中强调指出:“有些人认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过时了,《资本论》过时了。这个论断是武断的,也是错误的。远的不说,就从国际金融危机来看,许多资本主义国家经济持续低迷、失业问题严重、两极分化加剧、社会矛盾加深。事实说明,资本主义固有的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依然存在,但表现形式、存在特点有所不同。”马克思主义理论既在历史上取得了巨大发展,也在当代遭遇巨大挑战甚至质疑,但在当今仍然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为中心的世界体系内,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始终是我们正确认识资本主义制度和发展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和理论指南。

  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必须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理论指导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一门科学的经济理论体系。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和恩格斯运用唯物辩证法研究人类社会发展,批判地吸收资产阶级古典政治经济学的科学因素,系统考察资本主义经济的内在矛盾,以“两个伟大的发现—唯物主义历史观和剩余价值规律揭开资本主义生产的秘密”,深刻总结国际工人运动的经验教训,科学论证了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的历史趋势,开创出以《共产党宣言》《资本论》《反杜林论》等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理论,完成了经济理论史上的革命性变革,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创立奠定了可靠的经济理论基础,使社会主义思想实现了从空想到科学的伟大转变。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科学地设定了社会主义经济的基本原则。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形成,使马克思恩格斯能够科学地设定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为未来各国发展社会主义经济提供了理论指南。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强调,“生产力的巨大增长和高度发展”是社会主义社会“绝对必需的实际前提”,无产阶级应“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社会主义制度同资本主义制度之间具有决定意义的差别在于,“生产将以所有人的富裕为目的”,在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基础上组织生产,逐步实现人民共同富裕;在分配方式上实行按劳分配,以劳动作为占有产品、获得收入的“同一原则”“同一尺度,实现更大程度平等”,但是由于“权利决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需要尊重客观实际条件。这些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基本原则,必须是各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根本遵循,只能坚持而不能放弃,否则将会背离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

  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始终在实践中创新发展,指导着各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不是封闭教条的理论说法。早在马克思主义创立之初,马克思、恩格斯就告诫后辈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主义不是“教条式地预料未来”,不是提供有关未来社会一切问题的答案,马克思、恩格斯只是立足于当时的时代条件,对未来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关系作出了规律性、原则性的阐释,并没有也不可能对现实的社会主义经济关系的各个方面作出具体规定。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不是停滞和教条的,生命力就在于与时俱进,与时代紧密相扣,把马克思主义的理想信念、时代发展、历史阶段和人民诉求充分结合,实现和保障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列宁引领社会主义国家建立初期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20世纪20年代,列宁根据俄国革命和建设的实际情况,提出包括“新经济政策”在内一系列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思想,构建了如必须完成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改造,把小农引向合作制,在实现个体的、单独的小商品经济向公共的大经济的过渡中找到“中间环节”,利用商品货币关系和市场机制作用以及发展国家资本主义的理论,为苏联、中国等国家向社会主义经济过渡指明了正确可行的现实道路。20世纪30年代,斯大林领导建立苏联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在较短时间内实现了社会主义经济工业化、电气化和机械化,带动和提高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社会主义国家的现代化水平,同时形成了一些重要的理论成果,写出了《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著作。

  毛泽东引领中国共产党提出的一系列新中国经济建设思想和方略,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发展的重要成果。20世纪40年代,毛泽东提出新民主主义政策的设想,新中国成立后,把“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新民主主义经济政策作为国民经济恢复发展的指导方针,快速实现了国民经济重建。50年代,我国进入社会主义改造阶段,制定“一化三改”的总路线,成功建立起社会主义公有制和计划调控机制;针对苏联式经济体制在我国经济运行中出现的各类矛盾问题,毛泽东开创性提出以《论十大关系》为核心的一系列中国社会主义经济思想。这些理论丰富和发展了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实践中正确指导了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为之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积累了许多理论成果和实践经验。

  四、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

  改革开放以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当代中国得到了极大的创新发展。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同改革开放新的实践结合起来,极大地创新发展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1984年10月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邓小平评价它为:“写出了一个政治经济学的初稿,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相结合的政治经济学。”90年代以来,中国共产党科学超越对传统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认识,既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方法,又不排斥西方经济理论的合理成分,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在以我为主、为我所用的前提下,吸收借鉴西方发达经济体关于金融、价格、货币、市场、竞争、贸易、汇率、产业、企业、治理等反映社会化大生产和市场经济一般规律的知识和理论,创新性地提出社会主义本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社会主义对外开放等一系列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理论,构建起包括三个“有利于”、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新发展理念、两个“毫不动摇”、政府与市场共同作用、“新四化”相互协调、两种资源和两个市场、经济内外循环等在内的比较完整的理论逻辑体系和概念话语体系,推动当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深度和广度,积累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开拓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时代是思想之母,实践是理论之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是在70多年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伟大实践进程中反复实践和总结产生的,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大成果。习近平总书记对此高度评价:“这些理论成果,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没有讲过,改革开放前我们也没有这方面的实践和认识,是适应当代中国国情和时代特点的政治经济学,不仅有力指导了我国经济发展实践,而且开拓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发展贡献中国智慧。”

  五、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最新成果,是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的理论指南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需要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造性新发展,以破解中国新时代发展难题。进入21世纪,全球整体挑战与机遇并存,在技术进步与经济停滞二元分化的格局下,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和纷繁多样的社会现象并没有超出马克思主义视域和理论框架下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仍遵循着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所阐述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对立统一的矛盾运动关系。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指出,要进一步“学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方法论,掌握科学的经济分析方法,认识经济运动过程,把握社会经济发展规律,提高驾驭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能力”。面对新时代、新要求、新矛盾提出的重大课题,习近平总书记以马克思主义政治家、理论家的深刻洞察力和敏锐判断力,就经济发展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形成了以新发展理念为主要内容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是一个科学完整、逻辑严密的理论体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系统回答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时代背景、根本立场、政治保障、制度基础、主题主线、发展理念、发展路径、内外关系和工作方法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为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指明了研究方向,是新时代统领和指导我国政治经济社会、国内国外协调发展,实现高质量发展的理论指南。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和共享五大发展理念,是管全局管根本管长远的战略性思想,是中国新时代破解发展难题、增强发展动力、厚植发展优势的行动指南,也是跨越高质量发展关口的根本遵循。“七个坚持”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主要内涵。第一个,坚持加强党对经济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完善党中央领导经济工作的体制机制,保证我国经济沿着正确方向发展,居于首位,是总领性、根本性的。第二个,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贯穿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之中,是我国经济发展的根本目的。第三到第七个坚持紧紧围绕推动高质量发展进行战略谋划,从发展思路、体制机制、宏观调控、战略部署、策略方法等重要方面提出了全方位要求,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以全新的视野,深化了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理论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又一次飞跃,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最新成果,开辟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21世纪发展的新境界,推动着中国开启全面现代化两步走战略的新征程。

  〔作者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教授〕

  (责编:毕阳)